番外之宗铎(四)

作者:假面的盛宴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高手在都市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媵宠最新章节!

    番外之宗铎(四)

    宗铎吃疼了一下。

    如歌却毫无察觉,继续逼着追问:“你听到没?怎么不说话?”

    酒气喷洒在宗铎脸上,如歌的脸已经快贴到他的脸上了,他往后偏着头,试图哄她先起来。

    “你先起来,起来后我们慢慢说。”

    “起来?”如歌眯着眼睛,嘟囔着:“我好不容易才捉到你,起来你就跑了!你快跟我保证,以后不准对那个什么茹儿笑了。”

    “茹儿?她也真不嫌害臊,脸皮厚得比得上城墙,我都没让你叫我如儿,她怎么敢说出这种话!”

    如歌说得义愤填膺,宗铎却是一愣。

    “你想让我叫你如儿?”

    “明明我才是如儿,她凭什么让你叫她如儿!还是咱们先认识了,我跟了你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我还救了你好几回呢,她算哪颗葱哪颗蒜!”

    宗铎的目光复杂起来。

    看着她通红的脸蛋,喟叹了一口:“我都知道,也都记得。”

    “那你叫我一声如儿听听?”她气呼呼地蛮横要求道。

    见他也不说话,威胁着:“你再不叫,我咬你哦!”

    说着,她真对着他下巴咬了一口。

    宗铎吃疼,摸着下巴上的牙印,目光晦暗难测。

    “你再不叫,我还咬你!我不光咬你,我还揍你!”她压在他身上,挥舞着小拳头威胁着,“你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如儿。”

    如歌正准备再凑上去,突然嘿嘿笑了起来。

    “真好听,你再叫一声。”她笑得极傻,脸上却有一点娇羞之态。

    “如儿……”

    “还要听。”

    “如儿。”

    “爷……”

    站在门口的进忠快尴尬死了,他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就闯进来了,坏了如歌姑娘的好事,就不提如歌醒酒了后会不会揍他,他自己也懊恼死了。

    难得主子碰上这等好事,成了才是喜乐见闻。

    “进来。”

    进忠本来想往后面缩,被宗铎叫停了。

    宗铎推开如歌,坐了起来。他咳了两声,歇力坐直了:“把解酒汤端来,让如歌服下。”

    其实如果不去看他下巴上那个牙齿印,以及歪歪扭扭的衣襟,还是蛮有荣三爷的威严。

    可惜没有如果,以至于泄了他的底儿。

    幸亏进忠是宫里出身,什么不懂都可以,就是不能不懂识趣儿,才不至于让场面太尴尬。

    之后喝解酒汤时,又闹了一场,进忠根本弄不住如歌,她又不配合,还是宗铎也伸手帮忙,才把一碗解酒汤灌了下去。

    终于消停了。

    如歌似乎终于闹腾累了,也似乎是解酒汤起了作用,陷入沉睡之中。

    宗铎理了理衣襟,正想问问外面的情况,却突然听到了一声惨叫。

    而这声惨叫似乎拉开了混乱的序幕,外面人声大躁起来,甲板上响起来来回回的脚步声,隐隐有人在嘶喊着什么。

    有人仓皇来禀报:“王爷,有人袭击。”

    ——

    袭击的人非常聪明,也似乎早有准备,竟选在这个时候。

    岛上收拾残局的人还没回来,船上人员缺失,而当初双方为何会选在这座荒岛上碰面,就是这座不起眼的小岛上竟有两处难得一见的深水港,可以让战船靠岸停泊。

    可由于港口局限,以至于船在进出时都需得小心仔细,以免触礁撞破船底,平时无事时也就罢,这种时候若碰上了袭击,即使想坐船远遁都不行。

    宗铎顺着窗户往下看去,就见战船已经被几艘小型的乌艚船围住,其中还有些更小的鹰船和网梭船。

    这些船乍一看去不起眼,甚至对比这艘巨大的战船不值得一提,可恰恰却是海战中多数会用到的船只。

    一般在海战中,大型战船开战多数是以炮火彼此试探,再派小型船靠近骚扰,双管齐下。

    这些小型船的船身不长,却极为灵活,穿梭在炮火箭雨之间,让人防不胜防。

    甚至是海战中的突袭战,更会频繁用到,若是船上的船员疏于防备,什么时候被人摸上船都不知道。

    这次就是如此,船上的士兵们根本没提防会有人在这里偷袭,以至于被人从后方借以绳索攀上船才发现敌人踪迹。

    可发现时已经晚了,敌人人数不少,前扑后拥的,以至于战斗当即爆发。

    而同时,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岛上传来的打杀声和火铳声。

    宗铎的心沉了下来。

    到底是谁?是有人故意阻挠荣顺商号和黑龙帮结盟?还是黑龙帮设下的陷阱?

    周副将带着人匆匆赶来了。

    “殿下,情况不妙,若是换做平时,撞两下这些船就废了,可现在进退不得,以咱们的人手根本没办法阻止那么人往上攀爬。”

    说话之间,顺着窗子肉眼可见又有人从船舷上爬了上来。都是穿着黑色的劲装,手提着大刀,如狼似虎地凶恶。

    惨叫声不绝于耳,有自己人的,也有敌人的。

    周副将的手下再是训练有素的精兵,也双拳难敌四手。

    弃船那是不可能,且不提这么大一艘战船造价不菲,任谁都不会放弃。没了船,他们只能退守荒岛,若是被人围住,还是一个死的下场。

    危机就这么不期而遇,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时候。

    “殿下,属下已经让人放了信号弹,赵城很快就会带着人前来救援,他们的船只小,可以在这片水域随意航行,岛上也给了信号,他们不会念战,很快就会靠拢过来。”

    “光是靠拢有何用?若是被双面夹击,只会让这些人枉然送死,让他们以保存实力为主,见机行事。”

    “这该死的黑龙帮,竟然突然玩这么一手。”其中一个武将骂道。

    “不一定是黑龙帮。黑龙帮很清楚他们必须寻条出路,才能与五岳会抗衡,不然迟早是被吞并灭帮的下场,五岳会和黑龙帮素有旧怨,不可能会放过他们。”所以即使黑龙帮不与他们合作,也不会冒着再多一个对头的可能袭击他们。

    “那殿下的意思是不是黑龙帮,而是有人不想看着荣顺商号和黑龙帮结盟?”

    “先不说这个,船上可守得住?”

    周副将神色凝重起来,道:“暂时无事,可若真是黑龙帮那边暗下黑手,而赵城提前被敌人发现并进行围剿,可能就有些……”

    他的话虽没有说完,但都明白他的意思。

    赵城带着一部分人未曾同行而是埋伏在外,就是为了提防黑龙帮搞什么鬼,也好从一旁策应。双方是第一次见面,又是在茫茫大海上,都会事先留一手。

    可敌人选在这时候袭击,显然不是无的放矢,可能早就盯上他们了,也可能就是黑龙帮设了陷阱。那赵城的隐匿是否成功,是否已经被敌人提前发现,这些都是未知之事。

    “你让人放信号弹,赵城那边可是有回应?”

    睿王不愧是睿王,一下子就洞悉了本质,周副将的脸色难看了起来,摇了摇头。

    宗铎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把希望都放在赵城那边,吩咐下去让大家不要懈怠,此战当是生死之战。你们也不要都护在我身边,出去应战才是。”

    “可殿下您……”

    见宗铎面色坚决,周副将也不是个犹豫不决的性格,遂点了点头道:“属下留下几个人保护殿下,剩下的人跟本将出去应战。”

    “是。”

    舱房里再度安静下来。

    突然一下子这么安静,听着外面的声响,竟恍若是两个世界。

    “殿下,您让周副将带着人走了,可若是真有贼人闯到这里……”进忠实在心中难安,忍不住道。

    “就算周副将护持在我左右,若外面的人都败了,终究逃不过一个死的下场。”

    “可……”

    进忠一咬牙一跺脚,从靴子里拔出把匕首,持在手中,虽吓得瑟瑟发抖,但还是坚决道:“殿下放心,奴才一定会护在您身边,绝不让那些贼人闯进来。”

    宗铎失笑,恐怕真有敌人闯进来时,以进忠这小身板恐怕一击之力都承受不住。

    要不怎么说,说什么来什么呢?

    没过多会儿,外面就传来打斗声,似乎有人摸进来了,打算擒贼先擒王。

    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激烈,进忠急得上蹿下跳,看着一旁呼呼大睡的如歌,忍不住埋怨道:“这种时候你倒是睡得极香,也不知起来保护殿下。”

    说着,他还去摇了如歌两下,可如歌醉成这样,恐怕天塌下来都不知道。

    “行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用付出代价的,但凡想成事必然要面对重重阻碍,乃至危机。我宗铎一生,幼年能活下来,是穷尽皇族所能,向天借命,都说我活不长久,可也险险活了二十多载。

    “来到沿海一带,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做小商时,抢了别人的生意,对方要买我性命,做了大商,挡了别人的财路,遇见多少尔虞吾诈陷阱坑害。荣顺商号从无到有,我动了多少人的利益,就有多少人想我死,可我依旧走了过来,可见老天不想收我,所以不到最后关头,还是不要慌,也不要乱。”

    说着,宗铎拿起旁边的佩剑。

    佩剑并不重,纹饰精致,镶金嵌玉。

    以前还在京城的时候,他不能练武,但为了和宗钺较劲儿,也偷偷习了一二剑法,自诩虽不是什么高手,但尚有自保之力。

    真等到出京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花架子,和那些刀口舔血做亡命买卖的人来比,简直不值得一提。

    可真到了危急之时,花架子也得拿出来救命了。

    进忠见此,也忙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持起匕首。

    一声惨叫后,接下来是令人窒息的安静。门突然从外面撞了开,一个黑衣大汉撞了进来。

    一见屋中两人,眼睛就亮了,对外面招呼道:“我说什么呢,在外面和那些人拼命没意思,真正的大头还在这舱房之中。兄弟们,咱们立功的时候到了。”

    说着,从门外又闯进来两名大汉,虽是衣衫褴褛,血迹斑斑,却双目发红,神情亢奋,显然不是什么善类。

    “这位就是荣三爷吧?据说荣三爷手无缚鸡之力,全靠千面罗刹的保护,才能安稳苟活多年。千面罗刹呢?追男人追到你这份上,也真是让江湖上的豪杰都笑话了,不光自己倒贴男人,还拿着猛虎帮也去倒贴,啧啧,怎么今日不在,不知道你的如意郎君要没命了?”

    也是方才如歌闹得凶,床帐子早就在一通胡闹下被扯拽了下来,之后周副将他们又来了。

    宗铎出身宫廷,向来注重礼仪,进忠懂其眼色,方才有人来报信时就把床帐子放下了。

    这间舱房虽然很大,但一览无余,这几个人倒没发现床上还躺着一个人。

    宗铎脸色阴沉,不光是因为危机上了门,也是此人之言。

    他何等玲珑心肝,不管这伙人是哪路人马,料想就是混迹在这海上的海寇,连不着内陆的海寇都能说出此等言语,想必江湖上的言论早已不堪入耳,只是他不是江湖人,自然听不到这些。

    可如歌却是,她不可能不知道。

    他真的想象不到,当如歌在听到这些言词后,如何还能在面对他时笑得那么开心快活。

    甚至是昨日,大龙头的言语乍一听去似乎是试探,但结合到这件事,未尝没有讥笑如歌之意,所以如歌才会怒成那样,而他竟然觉得她不懂事。

    许久以来不明白的事,似乎突然就明白了。

    宗铎很想回头看一眼,可他歇力压制着这种冲动。罢罢罢,她护他多回,这次就当还她了,至于不够还的,下一世……

    “索命就索命,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清俊的眉梢眼角,满是摄人的寒意。

    可这几名大汉却只当听了笑话,竟哈哈大笑起来。

    “荣三爷,管你再是厉害,如今成了老子们砧板上的肉,就不要怨我们下手无情。我先把你送下去,再去找你的老姘头千面罗刹,到时候你们一对老相好在下面相会,可不要太感谢我们。”

    显然这三人也没忘记正事,笑完就步步紧逼过来。

    进忠拿着匕首勇敢地冲了过去,可还没到近前,就被人一脚踹飞了,倒在地上痛苦。

    宗铎抽出剑去挡,可双拳难敌四手,佩剑很快就被打飞,利刃架在了脖子上。

    “江湖上人人都说,荣三爷是千面罗刹的命,让我看来倒像是千面罗刹是荣三爷的命才对,这千面罗刹一不在,荣三爷就要丢命了。”

    三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嘲弄的恶意。

    蓦地,突然一个女声响起:“你们在找我?”

    随着话音,一道锋利的银色刀芒闪了过来,击退了架在宗铎脖子上的利刃。

    说话之人顺手一扯,把宗铎扯到了自己身后。

    “千面罗刹!”

    如歌二话不说,就挥刀连攻,攻势又快又急。

    三人没有防备,连着退了十多步。

    “老娘不过睡个觉,你们叫魂似的叫,想要我的命啊?那就先收了你们的命再说!”

    别看如歌是个女子,刀法却走大开大合的刚猛路线,她又用的是双刀,竟与三人战得旗鼓相当。

    突然一声痛呼响起,紧接着是一名大汉的骂声:“臭竟然偷袭……”旋即此人便没气了,颈子上赫然插着一根短箭。

    却是如歌对敌之际,没忘放了一发袖里箭,正中其中一人要害。

    “跟你们这种人还讲什么明枪暗箭?你们怎么不说你们三打一呢!”

    趁着因同伴死亡心思恍乱之际,如歌一面说话一面又刺中一人。

    就剩一个了。

    而那名大汉眼见两个同伴接连惨死,哪里还有之前的猖狂。

    说白了他们就是海寇里的小喽罗,武功不过稀疏平常,只是仗着自己人多才敢猖狂。

    “你别过来,你可别过来!”

    “你刚才不是说要送我们下去相会?我先下去送你们相会如何?”

    又一声惨叫,世界终于安静了。

    “你刚才没喝醉?”

    荣三爷不愧是荣三爷,很快就通过只字片语洞悉了事情的真相。

    背着他的如歌眼珠子乱转,这时听到有人的脚步声传来,期间还夹杂着周副将的声音,忙干笑道:“我喝醉了,我真的喝醉了,我去睡一会儿,谁也别叫我。”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