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想活明白你得先没心没肺!

作者:姣姣如卿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神医高手在都市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躺在九零当咸鱼最新章节!

    接下来第三组就特别顺利了,沈郁点兵点将,点到谁谁滚蛋,被点到那家什么都没说,直接接受现实了。

    不接受还能怎么办呢?前面的例子就摆在那,老老实实搬家还能跟邻居和同事们留下点情分,要不然像徐大娘和安家、孙家那样,几十年的老街坊就这么撕破脸了,最后还不是得卷铺盖走人。

    沈郁又把那块大手绢捂脸上了,不耐烦得眉头皱成一个大疙瘩,好像在这块地方多待一秒钟都是受罪似的,跟居委会说了一句:“我明天下班来收房。”就钻进车里绝尘而去,把跟车来给他办事的张所长和工会干事给彻底抛下了。

    大家目送他的车开出小街,在路口要上马路的时候从车窗里扔出两件白色的东西,周鱼鱼眼神儿好,一眼看出那是他的口罩和手绢。

    切!这么爱干净,你那心肝脾肺肾还都沾上大杂院的空气了呢,你怎么不都扔了换一套?

    瘟神走了,小广场上瞬间热闹起来,要搬家的可以跟厂里和居委会尽情抱怨了,顺带再多要点便利和好处;不用搬家的都想从厂里要句准话,是不是以后就不用再搬了?这个沈郁太邪性了,他再来这么一回大伙都得让他给吓出病来!

    刚被沈郁镇住的场子瞬间乱套,只一个居委会的排子车明天先给哪家用的问题,就把居委会一个主任两个副主任给难为得焦头烂额。

    眉毛胡子跟毛刷子似的大爷笑呵呵地跟周鱼鱼吐槽:“看着没有,恶人还要恶人磨!”

    周鱼鱼笑,可不是!刚才沈郁把你们直接撵出去时怎么没这个胡搅蛮缠的劲儿呢!

    张所长和厂工会的两位干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就怕留下来再有什么事儿,赶紧夹着公文包要跑,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徐美凤不知道从哪冲过来,头发蓬乱眼睛红肿,一把拽住张所长,“张所长!你得给我们做主!我们家住自己的房子住得好好的,他们忽然就来要撵人,还把我婆婆小姑子铺盖卷给扔出去,要在屋里设灵堂!这光天化日强占民宅,还有没有王法了!”

    周鱼鱼眼睛一亮,哟!昨天周淑芳和徐美凤两家打架事件的续集来了!这个瓜比刚才的还大还好吃,昨天没机会看现场直播,今天可赶上热乎的了!

    大爷也是同道中人,他起得早掌握了第一手资料,赶紧跟周鱼鱼分享:“昨天不是打派出所去了么,今天早上听说周淑芳要把小瑜骨灰盒拿回来在家设灵堂,说要停个七天七夜给小瑜大办。”

    周鱼鱼咬咬腮帮子没说话,死了都不得消停,真是有点烦心。

    又有一位大姐凑过来,兴奋劲儿跟厂里放露天电影有吻戏似的,“我听说那房子早就让小瑜半卖半送给周淑芳了!说好了小瑜结婚就来收房,现在小瑜没了徐美凤可不是得给人腾房!”

    大姐你控制点,这幸灾乐祸劲儿的!

    又有吃瓜群众凑过来,周鱼鱼和大姐往旁边凑凑,给这位大叔挤出个空位勉强蹲树荫下:“我也听说了,说卖了一千七百块。要我说小瑜这孩子还挺有心眼儿的,卖了也好,攒着当嫁妆,看她这几年可没少挣钱,都填补家里了,自己连身新衣裳都没有。”

    周鱼鱼:不是,你这听谁说的?连卖了多少钱都清清楚楚?我怎么不知道?

    大姐凑过来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人家小瑜那孩子可是个有成算的,听说拿这钱买彩票,中了大奖了!她嘴严,一直捂着谁都没说!”

    周鱼鱼:打住!一张彩票两块钱,我不用卖房子也买得起!

    还有啊,我谁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我中大奖的?

    大叔和大姐脑电波一触既合,猛料和大瓜满天飞,那认真劲儿就跟他们亲眼所见似的,周鱼鱼要不是在听自己的事,她都差点当成真的了。

    那边张所长显然对徐美凤这种一团乱的纠纷很有经验,拿公文包把她的手挡住:“都强闯民宅了?这可挺严重,赶紧报警吧!”

    徐美凤是真觉得憋气,气得捶胸顿足,觉得自己冤枉得都值得来一场六月飞雪了,“她一个老周家的养女,跟我们家周瑾和小瑜都不一个姓,吃老周家的饭长大,结婚好几十年了还回来抢房子!有她这么不要脸的吗?”

    张所长回头把置身事外的居委会主任给拉进来:“赵主任,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徐美凤的丈夫是马大刚吧?”人家那房子姓周,跟你一个姓徐的马家媳妇也没关系!

    徐美凤气得跺脚:“那是我们小瑜的遗产!我是她亲妈!我怎么就不能住了?”

    张所长还是抓住居委会主任不放,“赵主任,昨天派出所对这个事儿什么处理意见?我也不清楚你们居委会的工作,麻烦你给我说说。”

    赵主任发现这个锅他是甩不出去了,只能硬着头皮过来替张所长得罪人,“派出所说得跟你们房管所确认一下产权,但是小瑜的葬礼必须在家办。”

    徐美凤眼泪哗哗地淌了满脸,要委屈死了,“我们自己家的事,小瑜葬礼怎么办轮不着她周淑芳插手!她算老几!还有没有王法了?”

    不能跟女人讲道理的时候就特别需要胖大妈出场了,徐美凤被她接手又是安慰又是讲道理,几句话就把张所长和赵主任解救出来,两人动作一致地马上开溜!

    周鱼鱼看着头发蓬乱满脸泪痕的徐美凤,心里什么感觉没有,看看天色到点儿吃午饭了,就溜溜达达回家吃饭去。

    前世徐美凤可从没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直到周鱼鱼死,她都是一直过得特别舒心精致的女人。

    没什么事能让她情绪失控,就是前后嫁了四个男人,那也是四个都对她不错的男人。最辛苦的就是生了八个孩子,除此之外一天班没上过,每天都护肤喝下午茶,可以说是一辈子养尊处优被人羡慕的。

    当然,这一切的享受都来自于周小瑜的付出。

    徐美凤那七个孩子都是周小瑜在操心,她尿布都没怎么换过,有周小瑜做家务,有周小瑜挣钱养家养弟妹,有周小瑜给她养老,甚至后来跟马大刚和第四任丈夫的婚姻出现婆媳矛盾,都是周小瑜给她撑腰摆平。

    周鱼鱼其实没觉得自己前世有多傻,孩子对母亲的爱和付出是人之常情,她一腔孺慕之情只当还了徐美凤的生恩,最后徐美凤想算计她那不是也没成功嘛!

    至于现在,他们两不相欠,咱们就用这世间的道理来就事论事好了。

    周鱼鱼回去的路上买了两根奶油冰棍,剥开外面包着的棉纸,冰棍在酷暑的中午冒着白烟,一股冰冰凉甜丝丝的味道,抬头看看湛蓝的天空碧绿的树叶,耳边是嘈杂的蝉鸣,老街的青石板路两旁是青灰色的老房子和浓密的树荫,这才是她记忆里夏天的样子。

    上辈子她可没机会享受这样悠闲的夏天,现在回来了,她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再努力奋斗一次走上人生巅峰什么的就算了,这么懒懒散散地过日子吧!

    前世辛辛苦苦一辈子,成功体会过了,钱也赚不少,最后还不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死的时候满肚子不甘心。

    周鱼鱼啃着一根冰棍儿塔拉着鞋踢踢踏踏地往家走,走半路碰上张大鹏和江致远,他俩是专程来找她的。

    她看看眼前这俩人,又看看手里那根还没剥开棉纸的冰棍,果断拿起来剥开,啊呜咬一大口!

    好了,现在两根都是她的了,你俩别看了。

    江致远很自然地从冰棍上挪开目光,张大鹏演技就比较差了,大幅度扭头,表示我没看!刚才我没觉得你会给我!

    周鱼鱼几乎要翻白眼儿,你俩这情敌关系还挺牢固,在周小瑜面前争也就算了,在大舅子面前有什么好争的?谁更受重视还能原地跟周小瑜结婚咋地?

    江致远把手里的几张表格递给周鱼鱼:“我填好了,你看看。”

    周鱼鱼摆摆手,“回去说。”这大中午的,她晒得脑子都懵了,眼前直发花,江致远头上顶着一股紫烟儿,张大鹏脑袋上那个是红色的,再晒下去她肯定又得中暑!

    几步就到家了,周鱼鱼早上走的时候去周奶奶屋里找了把锁把自己屋门给锁上了,徐美娟和周爱华姐妹俩进不去了,看见她回来都隐晦地盯了她一眼,昨晚的旧恨加上今天的新仇,这股气可憋大发了。

    周鱼鱼当没看到,以后他们再也别想进她的屋门了!咱们以前的旧账也得算一算!

    她自己前世的账可以跟徐美凤一笔勾销,但表姐的不行!至少前世她是自己病死的,表姐可是他们给逼死的!

    周鱼鱼让张大鹏和江致远先进屋,她跑到周奶奶小厨房去盛了三碗绿豆汤,一点没客气地多加了两块冰糖。

    老太太这厨房没人敢进,可周鱼鱼不怕,人家老太太天天分小灶给她吃,还能在乎这碗绿豆汤了?

    果然,老太太就坐在厨房门口的石榴树下摘豆角,看她跑进跑出什么都没说,周鱼鱼路过她的时候还给自己点菜,“奶,中午豆角炖肉,别炒啊,我不爱吃硬的。”

    老太太呛她:“我这又不是饭馆子!”

    周鱼鱼当没听到,人已经一脚踹开半合的屋门进去了。

    她一进门还没来得及说话,哀乐就响起来了。

    周淑芳在徐美凤家腾出一间房布置好了灵堂,周小瑜的黑白遗像对着门口摆在香案上,哀乐也放了出来,周小瑜的葬礼正式开始了。

    可没人注意这个,周淑芳带着丈夫和仨儿子正在跟马家人吵得不可开交,眼看又要来一场全武行。

    他们这架势,也没人敢去拜祭,张大鹏看着周小瑜的灵堂站在窗口抹眼泪,江致远把随身的书包拿下来,里面竟然是一书包叠元宝的金纸,他沉默着仔仔细细地叠着一个又一个小元宝,眼圈也是红的。

    周鱼鱼一口一口地喝着碗里的绿豆汤,觉得这情形真有意思。

    有资格给她办葬礼设灵堂的亲人现在连看都不看她遗像一眼,两个连灵堂都没身份进去的人,却在这里真心为她的死伤心。

    那边的争吵越来越激烈,眼看真要打起来了,张大鹏有点急,“哥,咱们得帮帮小瑜姑姑吧?”

    周鱼鱼把绿豆汤塞他手里,“有什么好帮的?要是送到嘴边的肉都吃不进去,那就倒了喂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