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恋和前夫欢聚一堂!

作者:姣姣如卿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神医高手在都市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躺在九零当咸鱼最新章节!

    重生让周鱼鱼振奋了十秒钟,然后就啪叽瘫在躺椅上准备先睡一觉再说。

    不能怪她疲懒,毕竟五分钟之前她还是一个万念俱灰刚咽气的绝症病人。

    经历过一年多的绝症折磨,再加上对亲人的彻底失望,她死前早把全部心气儿都耗干净了。想让她马上积极振起来那不现实,她这颗心早皱巴巴风干成牛肉干了,且得好好缓缓呢。

    至于自己刚死了的遗体,周鱼鱼没啥兴趣去看。她记得前世的事,十六岁的夏天确实是有过这么一场中暑,当时她正在出摊卖凉面,晕倒的时候头磕在三轮车上,中暑加脑震荡,在医院晕了三四天才恢复意识,大夫说稍有一点差池人就得没了,没当场去世算她运气好。

    看来这次是运气差了那么一点。

    不过对此周鱼鱼没什么感觉,毕竟都死两回了,只要遗体没被人扔出去喂狗,她就能先瘫着睡一觉再说以后。

    可惜,她妈徐美凤——不,现在是她小姨了——她小姨徐美凤嗷一嗓子送上门来,觉是别想睡了,还没想好怎么讨债的周鱼鱼就被迫营业了。

    徐美凤正哭喊着拦住街坊和居委会的人,不让大家给周小瑜布置灵堂,说她姓周,没结婚的姑娘还是横死的,不能在老马家停灵,要赶紧拉火葬场去直接火化!

    徐美凤这一嗓子提醒了周鱼鱼,她人死了,奶奶留给她的房子还给徐美凤和继父马大刚一家子住着呢。而且看这架势,他们这就打算占为己有了!

    周鱼鱼垂死病中惊坐起,一口灌进去一整瓶藿香正气水,一股又辣又呛的味道直冲脑门,人也跟着清醒不少。上辈子她死了都没让人占一分便宜,现在她还没死呢,谁敢惦记她的房子?!

    这房子是周家祖产,奶奶去世前直接留给周家唯一的后人周小瑜,那时候徐美凤三婚的孩子都生出来了,跟她一点关系没有。

    不过因为当时周小瑜年纪小,奶奶又从父亲去世之后就一直住在疗养院养病,徐美凤作为周小瑜亲妈要照顾她,就一直住在这里,二婚结在这里,二婚离了又把三婚丈夫马大刚一家接过来住。

    彭城虽然只是一座中型城市,但地理原因,住房紧张全国闻名,几十年之后房价都高到离谱。

    现在还没住房改革,商品房的概念得几年之后才出来,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也没开始,居住条件更差。

    像周家这样有祖宅留下来的人家很少,绝大多数职工都是一家子挤在单位分的一间公房里。

    所以别看周家祖宅只是大杂院里的两间厢房,那也相当于后世在市中心的高档小区里拥有一套四室两厅两卫了。

    周鱼鱼是绝对不能允许她的房子留给徐美凤和马大刚一家子的,前世她都没听徐美凤的,把拆迁补偿的两套房都落在了自己名下,死后捐给孤寡老人那是她心甘情愿,现在谁想抢那绝对不可能!

    周鱼鱼正转着眼睛琢磨怎么办,忽然看到院子里有两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最先看到的是一个清瘦高挑少年,头发乌黑衬衫雪白,一身干净温润的书卷气,沉默地站在院门口的石榴树下,脸色煞白眼圈泛红,看着白布下周小瑜的遗体满脸悲痛。

    是她的初恋,今年才十七岁的江致远。

    周鱼鱼看着少年俊秀的眉眼心里感慨,当年她的眼光真不错,初恋长得真是好看,几十年后让无数少女尖叫的明星小鲜肉都很少有这样干净英挺的气质。

    三十多岁的老阿姨,忽然看到自己十几岁时的初恋情人,这感觉……啧啧!跟看个大侄子似的……

    大侄子再好看也是分手快二十年的人了,周鱼鱼咂咂嘴就算了,开始奇怪他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葬礼上,毕竟她今年才十六岁,他俩好上那是明年的事。

    而且一向内敛含蓄的江致远竟然表现得这么伤心,简直马上就要哭出来了,这得对她有多深的感情啊!

    其实比江致远更伤心的还有一位,现在正蹲她家媒棚子门口守着周小瑜的遗体嚎呢。

    是她前夫张大鹏。

    张大鹏今年十八岁,人高马大的一个大小伙子了,哭得跟幼儿园熊孩子似的,鼻涕眼泪混在一起,嗷嗷地直着嗓子嚎,嚎几声撩起破背心抹一把脸,蹭得脸上一道道的煤灰,脏得跟个二傻子似的。

    这二傻子能哭成这傻样周鱼鱼一点不奇怪,前世得知她病危,离婚好几年的张大鹏卖了房子赶来给她送医药费,哭得比这个还傻。

    那时候他就扒在她病床边往她被子上蹭鼻涕眼泪,气得她恨不得当场去世。

    可是这二傻子现在也不应该出现在这儿啊!更没道理哭得跟死了亲媳妇似的。他俩谈婚论嫁那得七八年以后呢,现在的周小瑜连听都没听说过张大鹏这么个人。

    周鱼鱼在院子里瞅了一圈,最后还是把目光锁定在了江致远和张大鹏身上。虽然他俩现在不该出现在这里,虽然他们现在还不认识,可她想把房子拿回来,满院子人里还真只能找他们俩帮忙。

    而且说实话,她也只信任他们俩。

    虽然前世跟他俩的感情都不得善终,可对他们俩的人品她还是最信任的。

    最关键的是,她也最了解他们俩的性格,知道怎么让他们帮自己。

    周鱼鱼没直接去找他们,而是趁居委会的人正跟徐美凤争执要给周小瑜停灵,自己先悄悄回了房间。

    周鱼鱼家跟周小瑜家住一个大杂院,两家是几代之前就出了五服的本家,祖爷爷那辈的关系比较好,所以解放前把房子买在了一起。

    后来大姨徐美娟嫁到了周鱼鱼家,又介绍自己二婚的妹妹嫁给了周小瑜的爸爸,就这样亲姐妹成了远房妯娌。

    周鱼鱼家祖宅是两间正房三间厢房,周鱼鱼是周家独孙,重男轻女的周老太太给他单独一间正房住,四十多平米的房子就住他一个人,跟同院子里一大家子挤一间小厢房的人家形成强烈对比。

    周鱼鱼回到房间,回忆了一下自己十几岁时的狗爬字,练习了几下才动笔。

    她虽然没上过学,可表哥教会了她基本的读写,平时写信看书不成问题,就是缺乏练习,字写得很难看。

    周鱼鱼以周小瑜的名义先写了两封信,放在书里夹好,看院子里还吵成一片,根本没人注意他,才偷偷溜出去。

    先去煤棚子门口去找张大鹏,这货还嗷嗷嚎呢,卖力程度堪比孝子贤孙哭灵。可惜前世她死前把张大鹏骗走了,要不死后他肯定也能给她这么哭几声,黄泉路上也不至于太凄凉。

    周鱼鱼站在张大鹏身边琢磨了一下,轻轻踢他屁股一脚,板起脸来吓唬他:“你谁啊?是不是我妹跟我说那小子?”

    张大鹏这个缺心眼的家伙真是一诈一个准儿,马上不嚎了,嘴边还挂着一条清鼻涕呢,蹲在那抬脸张嘴傻乎乎地看着周鱼鱼,脸一下就红了,憋了半天憋出一个字:“哥!”

    周鱼鱼一看他这傻样就条件反射地胃疼,咬牙嘶嘶抽冷气,一双跟周小瑜一模一样的漂亮眼睛给他翻了个小白眼儿,“谁是你哥?瞎叫什么?”

    这货比周鱼鱼还大一岁呢!

    而且他比周鱼鱼高了不止一个头,这么傻乎乎地叫哥真是太辣眼睛了。

    张大鹏看不得这张跟周小瑜长得八成像的脸鄙视他,耷拉下去脑袋抠鞋帮子,又扯起脏乎乎的破烂背心蹭脸,几息之后毫无预兆地又开始嚎了,“你是小瑜她哥,我,我以后就叫你哥!你就是我亲哥!”

    周鱼鱼强忍住没翻白眼儿,先办正事,继续诈他,“你的事小瑜都跟我说了。”

    张大鹏本来就不白的脸红得都要发紫了,开始磕磕巴巴:“哥,我……我真没想干啥……我跟着她就是怕她从夜市回来走夜路害怕,三里桥那段路不好还没路灯,我在夜市守着她是怕出摊的时候有人欺负她……哥,小瑜……我……”

    张大鹏磕巴了半天,忽然放开嗓子又开嚎:“哥!我喜欢小瑜!我还没来得及去跟她说话呢!哥!小瑜!呜呜!小瑜!哥!”

    不知道的还以为周鱼鱼也跟着周小瑜一块儿去了呢!

    张大鹏喊完就彻底放飞自我了,也顾不得小瑜她哥会笑话他了,哭得那叫一个痛快淋漓,一把抱住周鱼鱼的腿,谅周鱼鱼早有准备迅速反应也没躲得开,眼睁睁看着他一脸鼻涕眼泪蹭在自己裤子上!

    这货到哪辈子都是个二傻子!

    拜二傻子石破天惊这一嗓子所赐,不仅全院子的人都看过来,也把站门口含蓄地伤心的江致远也给吸引过来了。

    得了,二傻子歪打正着,不用周鱼鱼过去跟江致远套话了。

    不过对江致远周鱼鱼就不能像对张大鹏那样简单使诈了,这人太聪明了,当年俩人谈恋爱的时候周小瑜体会太深刻,跟他动脑子耍心眼儿她可不想冒这个险。

    江致远现在是彭城最好高中的学霸,一年后是全省理科高考状元,考到全国最好的大学,从此开始在学术狂人的人生道路上一路狂奔。

    周小瑜前世死前一个月还看到一条他的消息,人家那时候已经是国外某个顶尖化学实验室的负责人了,研究成果一大串,随便拿出一个就金光闪闪能得顶级大奖那种,是真正的华人之光,跟普通人根本不在一个世界的存在。

    周鱼鱼不敢轻易开口忽悠江致远,张大鹏却无所顾忌,这二傻子难得聪明了一回,情敌相见分外敏锐,看着江致远的神色恍然大悟:“你也喜欢小瑜!她出摊你就去买凉面,买一份面能站那看半拉钟头!”

    江致远煞白的脸色一下通红,抿着嘴没说话,竟然默认了。

    周鱼鱼震惊,这些她当年怎么不知道?

    不过还是正事儿重要,现在把话挑明了,她对后面的事就更有把握了。

    把两人叫到自己房间,确认外面没人,她把夹在书里的一封信拿了出来。

    “小瑜去世前有个心愿,我想拜托你们跟我一起帮她完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