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金屋藏娇?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听李参军的话,焦晃开始咬牙,但诸官绅都大声说是,李参军说的在理。

    眼见今日是不能“独霸”文教授了,焦晃突然展颜笑,指了指李参军:“好,还是静堂你这主意好!”又对张员外道:“那就不争了,我们便一起为文教授凑资软脚,我看,就百金吧,文教授风尘仆仆来我淮北,甚是辛劳,该当千金来软脚,小小也自然价值千金,你老张亏一些就亏一些吧。”

    百金,就是一千贯,实则,价值千金只是这么个形容词,从昔日长安现今扬州口市记载来看,最高的美婢交易记录为七八百贯,一千贯为苏小小赎身,这张员外也不亏。

    这里共有十六个人,凑一千贯,每个人六十余贯,自都不是什么大负担,自都纷纷应和,比起家族子弟的前程,这点钱又算什么?

    今日能对文教授雨露均沾,那绝对是天大的喜事。

    “等一下等一下!”陆宁被这帮人搞的晕头转向的,好半天搞明白他们要干什么。

    “你们等等啊,我明白你们想什么,所以,我先说说我的想法,你们再看看,这软脚费,你们凑还是不凑!”

    陆宁这么一说,画舫内就安静下来。

    苏小小,从焦晃要为她赎身送给文教授做侧室,小脸就红得苹果一样,到后来张员外和焦晃相争,又到最后大夥议定凑百金。

    她开始害羞,但后来,又有些期待,有些担心。

    虽然文教授相貌平平,但特别干净,有着很好闻的气息,坐他身边,丝毫没有那种厌恶臭男人的感觉,若真被赎身,文教授比那些大腹便便的富豪亦或垂垂老矣的官员相比,当然是个很好的归宿。

    而且,就算是很恶心的男子,若能为自己赎身,那自然便会跟他走,总好过在这里未来那令人不齿的生活。

    当听到众人议定凑百金后,苏小小终于松了口气,如此,就是义娘,也不会那么反对了吧。

    可突然文教授站起来,好似是不大赞同。

    苏小小一颗心,立时就提了起来,甚至一瞬间,有那么些难受,文教授,原来,根本看不起自己。

    真想告诉他,其实自己一直,都是义娘专门赁的小院生活,这里的肮脏勾当,自己并不曾接触。

    陆宁却正大声说:“首先,各位,你们家中公子也好,孙儿也罢,我不会收为门生。”

    若真行了拜师礼,那就是天子门生,本来殿试前三甲,也就是状元、榜眼、探花三个,才可称为天子门生不是?

    自己虽然觉得自己应该是悄然而来,无声无息而走,直到自己悄无声息离开这里,本地人,也不会知道文教授就是圣天子。

    但是,收几个门生后,就不一样了,来到这个世界,自己又融合记忆,多少也受这个世界价值观影响,很多事,不是没人知道就可以为所欲为的。

    收了门生,以后自己这个老师就不见了踪影,这是什么事儿?

    而且,这些门生只怕会想尽办法也要寻自己,说不定,会搞出很大动静。

    毕竟,拜师后,自己对他们来说,就是比父亲还威严还值得尊敬的存在。

    自己突然失踪,他们可不会当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自己这个人,必然削尖脑袋也要找到自己。

    所以,门生是万万不能收的。

    众人听陆宁直言“不收门生”,都为之一怔,有的更蹙眉头。

    陆宁又道:“第二,学馆内,我一视同仁,绝不会特殊照顾诸位家里的子侄。”想了想,道:“不过下衙时间,我自己的时间,倒是可以略作一些指点。”

    毕竟都是本地有影响力的人物,家中子弟学新学,本来就是好事。

    画舫堂中沉寂了一会儿,焦晃突然笑起来:“好,就如此。”又对其余人道:“你们还凑不凑软脚费了,不凑的话,本官自己来!”

    “凑,当然凑!”李参军和王参军都笑着应和,自然明白焦别驾的意思,如果人少的话,说不定,这文教授就收门生了,而且,来日方才,慢慢来就是。

    其余豪绅,有些自和焦晃及两位参军一般心思,觉得来日方长。有些则在心里骂娘,更后悔今日来此,但这时候如果打退堂鼓,只怕惹一身骚,以后学馆里,自己家孩子被这文教授穿小鞋,那就大大不妙。

    陆宁对张员外一笑,说:“这软脚费,我就不经手了,你代收就是。”又琢磨着道:“明日还得去杨史公处报备,今日诸位,应该不算行贿,最多,是我私下授课的辛苦钱,对吧?”

    从焦晃往下,都呆住,有官绅嘴里正叼个鸡腿,此时吧嗒落下,傻傻看着陆宁,一时都无言。

    陆宁琢磨着,现今是按品级支付授课的高级知识分子年俸,偏偏教授们,品级都很低,助教和教员,更都属于没有品级的胥吏。嗯,私下授课拿些补贴,倒也可以,毕竟现今推动新学,自是越快越好。

    不过,自己这千贯太多了,回头走的时候,要不要制造个文教授因为收受高额补课费被治罪甚或被砍头的假象?好似也不错,用来警醒世人,也算个不错的案例。

    焦晃干咳两声,强笑道:“教授,我等所凑,为软脚费,也为拜师费,教授不愿收录门生,这拜师费我们是自愿出的,哪里算得上行贿?”心里骂娘,不管新学旧学,这些教授都一个鸟样,迂腐不堪。

    陆宁微微颔首:“也对,也对!”笑起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众官绅都赔笑,“是,是,就是如此。”

    “教授,虽然还未正式开课,但明日我自要带犬子前去学馆拜会教授!”焦晃笑着说。

    气氛这才从刚才的尴尬活跃起来,众官绅纷纷接言,差不多都是这个意思,明日带家里的孩子,来学馆给教授磕头。

    陆宁微笑说好。

    “看来,也该告辞了!”陆宁看看画舫窗外,此时花灯初上,西湖湖畔的这十几个画舫,各个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其实,夏日天黑的晚,现在正是画舫中饮酒赏月的最好时候,陆宁却要走。

    众官绅又是一呆,陆宁笑道:“拙荆还在家中等我呢。”

    确实,小女友在家里等着,自己喝花酒太晚的话,有点不太对头。

    众官绅会意,原来,这位文学令,却是家有悍妻,怪不得,一直不敢娶妾呢。

    “小小,你这就随学令去吧,你在静安坊的行囊,你义娘会令人送去,哦,以后就别称呼义娘了,喊声姐姐就是了。”

    张员外对苏小小的话令陆宁一怔,咳嗽一声,“这,我家中却没有空房啊……”

    给这小姑娘赎身,倒也不错,但带回家中就算了,那二层小铺中是真没房间,就算有,她住进去,那不全露馅了,毕竟小铺开了后门再穿过后院,便是那别苑,实则自己和甘氏,都住在别苑中,二层小铺,只是掩饰。

    微服而来,但自也不能真的很憋屈的住小铺二楼那狭小而又潮湿阴暗的房间中。

    众官绅又是一怔,张员外随即笑道:“如此,静安坊那宅院,就做教授的金屋吧,赁钱没多少,小可帮教授垫付。”

    陆宁正想说可以,这苏小小住哪里都无所谓,找个机会放免了她就是。

    焦晃却已经嗔道:“老张,又不明事理了不是?你可莫给教授找麻烦了,依我看,小小,不,嫂嫂就先安置在这画舫,便是教授夫人闻到讯,自也不好来生事,待教授劝明白夫人,亦或小嫂嫂有了身孕,便自好说。”

    焦晃自然是觉得,如果金屋藏娇,就看文教授这怕老婆怕到酒宴都没尽兴就要赶紧回家的样子,怕教授夫人早晚打上门去,毕竟,这藏侧室之事,没有不透风的墙。

    张员外被焦晃指点,立时恍然,连声道:“对,对,还是别驾考虑的周全。”心下佩服,要不说,人家能做到五品高官呢。

    陆宁一时无语,心说老焦你戏太多了吧?琢磨什么呢?

    又微微蹙眉,“住这里?”

    焦晃心中暗笑,文教授果然是老实人,没来过这种画舫仙境,笑道:“教授请放心,这里只谈风花,不论雪月,若是雪月事,仙女们又愿意的,自有舟船送去湖心岛,那里,有房舍,风景也美,也可尽兴。”

    陆宁微微颔首,这倒也是,这画舫虽然是二层,但二层房间之间,必然都是木板,一楼二楼之间,也不隔音,若有几个喜欢论雪月事的,可成什么了?

    张员外也笑道:“教授放心,二楼都是仙女们的寝室,便是我,都不许上去呢,回头我那外妇,自会帮小嫂嫂安顿一处宽敞的房间,小嫂嫂暂时寄居这里,一切请放心。”

    焦晃哼了一声道:“若有半点差池,我就烧了这破船,这是我焦晃说的!”这白胖子,此时说话却自有一股豪气。

    陆宁转头看向苏小小,小丫头脸一红,垂下头,此时此刻,不管她心里如何想,但自也做不了一点主,只能任人安排。

    “好吧,你就先寄住这里。”心说回去和甘氏说说,明日遣人,送去招远卫学堂算了,那里皇家产业,又有女官打理,甚至也有专门的女子学堂,至于以后她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那就是她自己的选择了。

    明显小丫头并不是自愿进入这火坑的,自己既然遇到,能帮一个,自然就帮。

    苏小小听陆宁的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小脑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