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未雨绸缪葛四郎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公府书房,比之明苑的书房大了许多,榻上长案对面,跪坐着甘氏、尤五娘、小周后三个人,空间还富富有余。

    大蜜桃和小蜜桃,有东西尚宫和国主的义女在,她俩自然没有跪坐上来的资格,两人则是跪坐在塌下的软席上,因为国主脸色凝重,好似,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们说。

    陆宁放下燕王的书信,看向桌案对面甘氏三女,又看了眼旁侧塌下大蜜桃小蜜桃,突然有些无语。

    本来脱袜之礼,早已经渐渐废弃,只是甘氏家族,是江南甘氏一脉,比较传统保守,所以还保留着一些古礼,但现在,自己整个公府的后宅,好似都被传染了一般。

    就说面前吧,不但大蜜桃小蜜桃都跪坐自己小小雪足上,就连小周后,也脱袜露出可爱小脚丫,在书案后,跪坐的规规矩矩的。

    陆宁不由就瞪了尤五娘一眼,想也知道,少了不这小尤物推波助澜。

    不过,还是先说正事。

    陆宁敲了敲桌上燕王书信,说:“看来,怕不久,我就要被迫离开封地了!除非,我现在就去信表态,对燕王效忠,但是,我很不喜欢这个人。”

    见小周后欲言又止,点点头:“你说。”

    “爹爹,是因为女儿的姐姐,是郑王妃吗?”小周后扬起小脸问。

    陆宁笑道:“那倒不是因为这层关系,我就是不喜欢这个燕王。”

    心下一哂,小周后年纪虽小,但出身司徒府这种家庭,却是很多事都懂。

    燕王突然来信,自然和国主李璟,要成立靖海军,并由李煜来节制靖海军的念头有关。

    看来,他对这个颇得父亲喜爱的弟弟极为防备,听得父亲要放弟弟出镇,立时就警觉起来,想来也闹明白了,靖海军之类的主意,是自己帮李煜出的。

    现在看,这靖海军的设立,肯定是胎死腹中了。

    燕王李弘翼,果然和史书上记载差不多,虽然是一位统军天才,但心眼小的过分,他现在,还不是太子呢,而是叔叔为皇太弟,第一顺位继承人,他这个燕王,继承人的位子还没到手,但饶是如此,他对弟弟李煜,已经戒备十足。

    李煜要出镇,看来他立刻将火力调转,来打压这个弟弟。

    他给自己的信里,倒没说什么,反而言辞恳恳,有招揽之意,顺便提了提沭阳张洎的事情,说是张洎并不是自己幕僚,却在外面败坏自己名声,多承东海公视作门内,加以惩戒,甚为感谢。

    话说得客气,但又何尝没有警告之意?

    就是告诉自己,自己不给他面子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而如果自己不攀附他,不成为他自己人,那么,自己惩戒张洎,越俎代庖,也就成了他可以整治自己的理由之一。

    而如果自己不去书表忠心,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好像也不难猜。

    要说治自己罪过罢爵削藩之类的,那没什么可能,自己刚刚封爵半年,如果就犯下如此重罪,岂不是唐主识人不明?而自己立下天大的功劳,就算现在暂时胡闹些,也在唐主的忍耐范围内,燕王就是有整死自己的心,但也过不去父亲那一关。

    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想办法令自己离开封国,再慢慢加以惩治了。

    不离开自己的封国,他就不好下手。

    如历史上,他和叔叔争权,其叔李景遂请辞皇太弟后,要回封国,他已经被立为太子,但终究还是不放心,毕竟其叔叔回到自己封国,那以后就一切皆有可能,所以在其叔叔动身时,他就鸩杀了自己这个亲叔叔。

    要对付自己的套路,第一步,自然是将自己调离封国,去外面任职,罪责便容易找了。

    不过,自己还正好想出去转转呢。

    这东海国,大体框架已经定下来,接下来的发展,就是时间问题。

    如果自己一直在东海国,偏安一隅,窝在一个几万人口的小县城,可就被个框框圈死了。

    鼓动李煜筹备靖海军不成事的话,自己本也琢磨,怎么想办法出去转转。

    今日事,或许燕王李弘翼不见自答复,马上就会开始给自己下套,但又何尝不是送给自己的转机?

    不过嘛……

    看了看小周后,陆宁道:“不管我是被调去中枢也好,被任命领一个偏远州的刺史也罢,咱们一大家子,都要一起走的,不然我不放心,不过香儿,如果不久后,真有敕令来,调我离开封国,你还是回金陵。”

    小周后马上摇小脑袋,“不,我要和爹爹在一起!”

    陆宁想说什么,随即笑道:“到时候再说吧,如果被调去中枢,去的也是金陵城。”

    “嗯!”小周后用力点自己小脑袋瓜。

    陆宁又看了眼甘氏和尤五娘,说:“我知道你们心中有很多疑问,不过,现在还不是定数,一切等有了确实消息再说。”

    甘氏和尤五娘,都轻轻颔螓首。

    ……

    陆宁在和赵普商量,更确切的说,是给赵普讲解,几个衙司如何联动,令富商不敢瞒报交易,如何普查商贾雇工们的年收入以便精确纳税之时,葛四郎来了,还送来了一文钱。

    没挨打,葛四郎心情特别好。

    因为有赎刑啊,可以用钱顶罪。

    升元格继承了唐律赎刑的条令,对十恶外的一些轻罪,可以赎刑。

    虽然葛四郎不是老年人不是儿童也不是残疾,更不是官员,但罪行很轻,所以符合赎刑的条件。

    除了赔付那茶肆店主和卖唱女孩共五贯钱外,他又被判笞刑五十,赎刑就是铜五斤,按照现今铜价,他便用十贯赎了罪刑,其实官方收购铜价定的很低,但市面上铜价很高,葛四郎拿不来铜锭,直接用市面铜价支付。

    赎刑之钱,本该进东海国国库,但听说也一并赔付给了那两名苦主。

    虽然,里里外外这就十几贯钱没了,再砸几十次那些烂桌椅板凳也不值这个钱。

    但葛四郎心里舒坦啊,大爷有钱啊,十几贯钱算什么?哪天大爷不高兴,再去砸你个几回!

    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一个月后,你东海公这三十万贯,看大爷敢不敢跟你拿!

    你惩治我,就是不给燕王殿下面子,大爷告状的书信已经送去了,看你以后有什么好果子吃?

    葛四郎就陷入了这种亢奋的心情中,每日都大摇大摆来公府,送来几枚铜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