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三十万公再进击,有大鱼!(下)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看着葛四郎,陆宁笑了,点点头,“可以,你出题目,但我也有规矩,很简单,你出的题目,如果是什么偏题怪题,你也需做到,比如,你总不能赌我能不能在天上飞吧?如果你出这类题目,但你又能在天上飞,那就我输。”

    “又比如,你出题目,要我给你铜钱,第一天给一个,第二天给两个,第三天给四个,这样每天给前一日所付铜钱的双倍,给足一个月,那我也做不到!”

    葛四郎本来听陆宁前面的话只是冷笑,可听到“给铜钱”之类的,微微一怔,目光就闪烁起来,突然说:“我就赌给你一个月的铜钱,第一天给一枚,以后如你所说,每天给前一日的双倍,给足你三十天,若我做到,就算你输了,对否?”

    陆宁蹙眉:“要给十足十的铜板,飞钱之类的可不行!”

    “就是给你十足十的铜板!”葛四郎冷笑,这次来,他可是来东海开肆的,有飞钱业务的葛家柜坊分号,带足了实实的十万贯铜钱,重达两万多石,用数十艘江船运送而来,他是头站,船队这几日会陆陆续续抵达。

    他出身商贾家庭,对数目比较敏感,知道陆宁说的所谓一天给一文,第二天给两文,以此类推后,三十天,绝对不是一般人想的几百文几千文的小数目。

    怕得数千贯上万贯,在东海,就是这东海国主,不用绢充数,不用粮物相抵的话,这许多铜板也是拿不出来的。

    所以,这东海国主,才一再申明“要十足十的铜钱”。

    但是,他有足足十万贯的本钱啊,这赌局,只要东海公敢接,他就赢定了。

    本来,他是准备用自己的蟋蟀王和东海公赌博的,但被这自掘坟墓的东海公提醒,还是这送铜钱的赌法更保险啊,毕竟这是东海公的地盘,谁知道斗蟋蟀前,他会出什么阴损招数?比如,将自己的蟋蟀王暗中弄死。

    “送铜钱”?还能这样赌,这小暴发户,是怕自己死的不干净利落么?

    看着陆宁,葛四郎觉得心里愉快极了,甚至想吹口哨。

    “好,我就和你赌,如果你三十日内,有一天拿不出该付的铜钱,那就是你输,彩头三十万贯,如果你三十日数目都给足,我就将你给付之铜钱,退还一半,并付你三十万贯!”陆宁一招手,“拿笔墨纸砚来!”

    哦?还将自己给付的铜钱退还一半?

    葛四郎突然就觉得,这小暴发户还是挺讲究的,自己这样赢他,好像有点欺负人。

    挥挥手道:“那倒不用了!”三十万贯到手,那给出去的几千上万贯,当怜悯你好了!

    东海公就点头,“如此,就按你说的办。”

    看这东海公好像也在笑,又开开心心的和自己一样,在契书上签字画押,葛四郎觉得他很可怜。

    然后,葛四郎就见这小暴发户突然就变了脸,冷声道:“你在此寻衅滋事!该当何罪?!”

    葛四郎立时就有些懵。

    还没反应过来,那小暴发户已经一挥手,“来呀,给我拿下,送理刑司。”

    东海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左右侍郎下各有六个司,共十二司,管理东海国务方方面面,每司有一名主事和几名差役,而理刑司人数就比较多一些,有主事两人,一正一副,差役则有数十人,毕竟管断案刑狱,还监管牢狱,胥吏衙役数目也就稍显庞大。

    “你,你,东海公,我是燕王信使!”葛四郎终于觉得,该到了自己“认识”东海公的时候了。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你读书人都算不上!”陆宁挥挥手,“书信我收下,你该什么罪责,自有理刑司评断!”

    两名彪形大汉一左一右架起葛四郎,又有一名大汉从他怀中搜出一封火漆封的书信,在他晕头转向的分辩声中,架起他就走。

    葛四郎的几名随从,都没敢动,因为主家的话,这意思,可不就是面前这少年郎,是本县县公?封国的国主?

    他们几个再骄横惯了,但人家都不把他们主家放在眼里,这时要还敢跟以往一样狐假虎威,只怕受的,就不仅仅是皮肉苦了。

    胖掌柜早已经跪下磕头,“第下,第下……草民惶恐,惶恐啊……”

    从这位气度飞出天际的国主第下出现的那一刻,胖掌柜就觉得自己有些狐疑,当然,是后来才感觉到国主第下气度伟岸还是初始见面就真有这种感觉,胖掌柜觉得有些混淆,也不想搞得太明白。

    那抱着琵琶的小姑娘,也忙跪下,怯怯的不敢抬头。

    “你这里遭受了什么损失,回头计算个数目,报去理刑司,精神损失名誉损失的,都可以有一点嘛!”陆宁又看向那小姑娘,说:“令那纨绔来跟你道歉,想来会吓坏你,就让他多陪些银钱给你好了!”

    胖掌柜虽然听不明白国主第下说的什么精神损失之类的词,但国主第下大概意思他明白,就是可以狠狠敲那家伙一笔。

    可是,那家伙是燕王殿下的信使啊!

    国主,国主胆子太大了吧!

    胖掌柜偷偷瞥着长身站在自己面前的国主,国主个子很高,跪着看,就更高,面貌不是齐伟之相,而是极为俊美,但,就是让人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就好像天塌下来,他也能撑住一样。

    胖掌柜更是觉得,人生第一次有了尊严,哪怕是燕王的亲信,打砸自己店铺,也会受到惩治。

    心里充斥着一种难言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新鲜,让人觉得是那么的舒畅,这,就是尊严吧?

    胖掌柜跪下,用力的磕头,“第下,第下……草民为公海国之民,死而何憾?!”

    那抱着琵琶的小女孩,也用力磕头,不敢言语,眼眶,含着清泪,她年纪不大,但早就出来讨生活,国主第下的话,她听得懂,国主第下,竟然还有令那燕王信使给自己致歉的念头,只是国主第下也知道,那会吓坏了自己,确实,国主第下这念头都吓得自己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更莫说,真的让那燕王信使来道歉了。

    受惯了白眼,受惯了轻视,但今天,国主第下竟然正眼看自己,竟然会体谅自己内心所思。

    有一种,想嚎啕大哭的感觉,只是,不敢……

    等她和胖掌柜泪眼婆娑的抬头时,却见国主第下,已经影踪皆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