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60 章 古怪的老顽童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高手在都市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正式进入了极阴之地,温度降得更低,就连凤凰真火的范围都缩小到紧紧贴在他们三人周围。阳气克制阴气,同样,阴气也克制阳气,这里的阴气浓郁到几可吞噬凤凰真火的程度,可见一斑。

    三人中只有萌萌不受影响,她身居天雷之威,不是这些阴气可伤到的。三人中也只有她神色如常,并且在指指点点。

    “师父,那这只鬼长得真丑啊,头都掉了。”

    “师父,那边有只僵尸。”

    “咦,师父,那边有只僵尸会飞。”

    沈牧头皮一下子炸开了,僵尸和修行人可不一样,能飞的僵尸,那年份起码也是四位数起算的,想不到他们刚进来就遇到大家伙了。

    进了极阴之地,观气术就不管用了,阴气太过浓郁,遮蔽了他的视线,现在能看清楚外面的,只有萌萌一个。

    “师父,他跟着我们呢。”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萌萌,赶走他,不,杀了他。”

    “好嘞。”萌萌欢喜的叫了一声,小手指指天,猛地往下一挥,一道霹雳降下,劈在僵尸的头上。

    沈牧只听到一声哀鸣,随后便是噼里啪啦的声音。

    萌萌哎呦了一声:“师父,他跑了。”

    “跑就跑了吧,这里实在有些诡异,再往前走一点,如果没有发现番天印的踪迹,咱们就回去。”

    瑶光子紧紧贴在沈牧的身后。

    再往前走了几步,萌萌说:“他们都被我吓跑了,没意思。”

    这是好事情,沈牧说:“那就往里多走一段,我感觉番天印可能真的在这里。”这里阴气浓郁,即便是番天印进来,也会被压制,终南府主说其他地方都找不到,那可能番天印就在这里。

    又往前走了一段,忽然豁然开朗,像是进入了另一片新天地,这里没有浓郁的阴气,反而透着一些平淡和祥和。

    “难道是物极必反?”

    沈牧正诧异间,忽然浑身紧绷。

    他看到了一个老头子,就在前面的小木屋中。

    老头身上没有任何气息,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但他头上没有任何的子嗣之气,没有死气,也没有活气。

    到了这地方,萌萌也浑身紧绷着。

    三人中只有瑶光子修为低感觉不到,一脸的开心:“咱们是不是出去了?前面有个屋子,咱们过去看看。”

    沈牧拉住瑶光子:“别,咱们离开这里,别惊动里面的。”

    “为什么?”瑶光子不仅是社会经验不足,江湖经验更是不足,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有这么一出温馨的地方,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有一个格外强大的人。这就和野兽占地盘似的,老虎的地盘上,很少会有动物出没。

    在这里的,绝对是一个强大的不要不要的人物,而最大的可能是,旱魃——沈牧心头甚至冒出一个念头,在这里的,是一只尸犼。

    人死后,怀有极大的怨念,又正好葬在极阴之地便有机会化身为僵尸,是为白毛僵尸。

    白毛僵尸五十年化为黑毛僵尸,再五百年,化为跳僵,就是僵尸电影里面最常见的那种。

    再过千年,就是飞僵,之前萌萌见到那只就是飞僵,修炼了千年,就是一只笨猪都能修成气候,更何况是本来就有灵智的僵尸。

    飞僵上面就是旱魃。

    物极必反,僵尸是至阴之物,化为旱魃就成了至阳之物,但却还是邪恶的,身具邪气。

    旱魃已经是够罕见的了,再往上化为尸犼,那就更是传说中的存在了。

    传说中,最顶级的金毛犼只出现过一只,被观世音亲自出手降服为坐骑,可想而知这种东西有多厉害。

    可以说,它如果出来,就沈牧所知道的那些掌门,没有一个能挡住他的。

    瑶光子这时候也终于知道不对劲了,悄悄的想要离开,但刚倒退几步,忽然撞上一个有些软的东西,她转头一看,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老头子,面貌慈祥,就像是和善的邻家爷爷,但她浑身僵硬,连话都不敢说了。

    沈牧抱着萌萌,倒退着走,还没发现后面的老头,走了两步,他撞上了立在原地的瑶光子,转头一看,也是呆了。他的气息不是在屋里吗?怎么在后面?

    “哦?观气术,好令人怀念的法术。”

    “你……”

    老头微微一笑,问沈牧:“你师父是何人?”

    沈牧知道在这等人面前,说什么慌都没用,他如实回答:“尊师道号上三下法,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头没有回答,捏着手指头算:“三?那是第十三代弟子了,你是第十四代弟子,传代怎么这么慢?”

    听起来,这人和观气门的关系还不错。

    沈牧心里的压力少了一些,照直说道:“观气门在千年前已被各派联合灭了,我是隔了千年的再传弟子,也是观气门第十三代掌门。”

    “果真被灭了。”

    沈牧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什么叫果真被灭了,这老家伙和观气门的关系到底如何,怎么好像熟悉,却一点情感都没有。

    “你来这里做什么?”

    “找寻番天印。”

    老头单手一招,拿出一个上圆下方的宝印:“你在找这个?”

    沈牧差点被呛死,外面人辛辛苦苦找寻的番天印,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了?被这个不知道名姓的老头拿在手里了?这个理你怎么说去。

    老头再一抖手,番天印消失:“你找这坑人的砖头做什么?”

    沈牧无语,天上地下几乎无敌的仙器,竟然被他说成是砖头?这也太自大了,但这老头子,沈牧实在是不敢招惹。

    “前辈……”沈牧把事情如实相告,老头听完,应了一声,然后又一招手,三皇剑出现在他手里。

    噗通,三人齐齐摔倒在地。

    三皇剑不是被归墟抢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归墟被杀了?想到归墟被这老人宰了,沈牧一阵欣喜。

    但现实没有沈牧想的那般美好,老头说:“前几日,我见一个小娃娃拿着这把剑从上面飞过去,剑不错,我就抢过来了,三皇剑,嘿,这可是好东西。”

    番天印在,三皇剑也在,沈牧小心脏激动的砰砰跳:“前辈,外面急需要这两样东西稳定不周仙山,请您拿出去帮帮忙吧,这里也是您的居住地啊。”

    老头摇摇头:“不帮,我和他们有仇。”

    “这个……您和他们有什么仇?”

    “不说,我被困在这里数千年了,无聊的很,你们正好过来陪我,来,小丫头,给你个东西玩。”

    老头逗着萌萌,萌萌却吓得直往沈牧怀里缩。

    “哎,现在的小孩子,连老人都不喜欢了吗,给你这个玩。”

    他一招手,把番天印扔给了萌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