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哑姐姐,好久不见

作者:梓翎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高手在都市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最新章节!

    第560章 哑姐姐,好久不见

    小诏神色鬼祟的偷睨了一眼皇上,也不知这位是不是小公子口里的黄傅先生。若是坦白告诉宝爷,就怕这位黄傅先生从中阻拦。

    元宝看出他的犹疑,道,“小诏,但说无妨。”

    小诏想了想,便据实已告,“宝爷,是一位看起来约摸十岁左右的少年郎。长得那是俊美超群,宛若谪仙落世,堪堪是个妖孽。哦,对了,那少年郎的额心有一朵玉石般的粉红桃花。”

    “桃花?”元宝惊呼起来。

    那头盗窃九王珠的小黑蛇身上不是也有一朵桃花吗?

    元宝疑惑不解的望着皇上,“皇上,莫非是它?”

    皇上的鹰瞳蒙上一层栗色,宽袖下的手用力的握紧。只要一想到那头摧毁乾坤殿的小黑蛇,他胸腔的怒火就喷薄而出。

    小诏却忽然又道,“那位小公子,长得和这位爷那是有九分像。”

    此言一出,元宝的嘴巴就因为惊愕张成了一个标准的圆。而且眼睛也瞪大成二筒,圆溜溜的瞪着皇上。

    “爷,不仅跟你一样可以幻型,还长得像你。难道是爷的……”

    儿子两个字梗在喉咙,元宝到底没有说出来。

    皇上阴鸷的目光瞪着他,分明就在警醒着他,倘若敢乱说话,就给他颜色好看。

    “爷……”元宝苦着脸,不是儿子,他真的想不出会是谁?

    “爷,既然公主都能从天而降,兴许也能天降皇子?”元宝小声嘟哝道。

    皇上的眼底闪过一抹狐疑,那冰封的瞳子仿佛被三月骄阳融化。宽袖下用力握紧的拳头松开。

    只不过转瞬之后,夏爝眼底的寒冰再凝起,横眉怒怂元宝,“你当娘娘是猪。一胎生三?”

    元宝耷拉着脸蛋,摇摇头。“这倒是,顶多听说过双胞胎,这三胞胎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皇上又怒斥道,“再说了,这位小哥说的很清楚,小公子看起来约摸十岁。”

    言外之意,肯定就不是他的儿子了。

    可是元宝不到黄河心不死,“十年前,皇上和纳兰嫣然的感情尚且和谐,也许……”

    皇上的折扇用力的敲打在他头上,“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和纳兰氏一清二白。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不轨之事。”

    好吧,希望破灭,元宝很是沮丧。

    皇上却无比清醒,这位公子既然不是他的儿子,就他妈是找他麻烦的混蛋。

    “元宝,立刻出动修罗卫,务必将这小贼捉拿归案。”

    “诺。”

    另一条街上,桃花夭夭的美少年欢快的数着银票,殊不知身后被一群匪徒跟踪。少年好像不知情似得,还偏偏往僻静的街道走去。

    来到人迹罕至的后街,匪徒们忽然一拥而上。

    “财不外露,你小子既然有那么多银票,就拿出来和大爷们分享分享。”

    少年背靠墙壁,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张邪魅的脸庞笑靥如花。

    “小爷的银票,你们想要?那可得看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拿走。打得过我,都归你们。打不过我,你们从今以后就唯我是从。如何?”

    那匪徒闻言,狂笑起来。“小子,你挺拽。看你年纪轻轻,想必不是我们的对手。今天我们抢了你的银票,就给你留几张。倘若我们输了,你也是少年英侠。跟着你日后必然也有前途。好,我就应了你的约。开始吧!”

    那少年手里的银票忽然掷出来,满天飘舞,却被凝聚了力量,就好像无数飞镖,嗖嗖嗖全部射向匪徒。

    这群匪原本来势汹汹,然而忽然之间,所有人都被“飞镖”砸中,全部被点穴。一动不动。

    “太他们邪门了。”那匪徒首领一脸震惊。

    少年双手在胸前比划着,一股强大的内力激荡出来,就好像巨大的磁场,那些银票全部飞回来,一张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到地上。

    少年拍拍手,笑着询问那匪徒首领,“是要认我做大哥?还是要继续干这丢人的行当?”

    那匪徒首领好奇的问,“认你做大哥,需要小弟们做什么?”

    少年道,“讨饭!”

    匪徒们全部呆若木鸡……“这还不如我们这一行呢?”匪徒首领闷闷道。

    少年一脸倨傲道,“那可不一样。坑蒙拐骗是犯法的行为,再说了你们坑蒙拐骗的是那些生活在低层,家境困窘的无辜子民。你们这叫作孽,死了可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讨饭就不一样了,光明正大的去向那些王臣权贵讨饭,一不犯法,二来可以缓解贫富两极分化,能够增进社会的和谐。皇帝知道了也会嘉奖你们的。”

    一群匪徒一脸懵逼……表示听不懂。

    少年明媚一笑,“总之一句话,你们跟着我锦猫,就是有组织的人了。讨饭的时候被人欺负了,只管向组织禀报,组织会帮你们出头的!以后谁也欺负不了你们,你们扬眉吐气的去讨饭。”

    匪徒们见他小小年纪谈吐不凡,举止矜贵。又觉得坑蒙拐骗的生意愈来愈难做,如今有了新的生活希望,不如试试。那匪徒首领道,“大哥,那我们这就去入会了。”

    “去吧去吧!”锦猫朝他们挥挥手。

    收了这群小弟后,锦猫将银票抱起来,转身便要离去。

    只是面前豁然出现一堵墙,锦猫往左,她也往左。锦猫往右,她也往右。锦猫后退,她前进。

    锦猫甩不掉这堵墙,心生狐疑,“咦,怪事,这堵墙会走路?”

    狐疑的抠了抠后脑勺,忽然往后一跳,原本以为可以甩掉这堵墙,可是这堵墙却跟着跳到他面前。

    锦猫清泓滟滟的瞳子绽放出一抹狡黠,倏地举起手,朝这堵墙锤去。

    墙碎裂,墙体中央露出哑娘那张春风明媚的脸。锦猫的手滞在空中,暗叫不妙,“哑姨?”

    转身就要逃。

    哑娘却一个移形换影,眨眼的功夫就堵在锦猫的前面。“锦猫,看到哑娘不打声招呼,却只想着逃走。是不是又闯祸了?”哑娘比划道。

    锦猫故作惊喜的笑道,“哑姐姐,原来是你啊。”

    哑娘伶着锦猫的耳朵,另一只手比划出大概的意思,“你这张小嘴再甜,哑姨还是要将你捆到你爹娘面前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