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康复与局势变化

作者:绯炎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敛财人生[综].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绿洲中的领主冠军之光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 ,最快更新伊塔之柱最新章节!

    希尔薇德回身去拉开百叶窗,只留下一道苗条的背影。‘哗’一声响,阳光像是被切成一片片薄片,落形细长的光路,在方鸻身上。外面是正午,窗外有一株高大的槭属乔木,来自于湖上的微风正穿过庭院,枝叶轻晃,绿得沁人心脾。

    这间狭小的房间也不知位于商业女神圣殿的什么位置,安静得有些令人心安,仿佛远离了尘世的喧嚣。这时希尔薇德转过身来,问他:“口渴么?”

    方鸻感到又干又渴,点了点头。希尔薇德给他拿来一杯水,水装在透明的玻璃水壶中,在阳光下微微有些耀眼。他下意识伸手去接,但希尔薇德用手拦住他,倒了一杯水放到他嘴边。

    两人目光相接,希尔薇德温柔地笑了一下。

    那笑映着午后的阳光,寂静无声地印入方鸻心底。而甘甜的清水,沿着他干得起壳的嘴唇,直浸润入心田深处。

    她专注地看完他慢吞吞喝完水,才开口又将那场战斗如何结束讲述下去:“船长大人昏迷之后不久,艾尔芬多的结界便恢复了运作,炼金术士们为了一劳永逸,动用了尖塔内储备的一半魔力击杀了寇拉斯。”

    当然故事的结尾远没有那么简单。

    寇拉斯的死令棘鱼人陷入狂暴之中,向梵里克发起了全面的报复,战斗不但没有结束,反而扩大了。城卫军与冒险者在下城区设起防线,日夜坚守。

    然而鱼人的报复逐渐扩大到整个长湖南岸,各地皆有告急的警讯传来。此时的长湖像极了一锅沸腾的水,其沸腾的范围正以梵里克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方鸻这才问起自己最关心的大家的情况。

    希尔薇德才答道:“都很好,因为寇拉斯第一时间杀入城内,瑞德先生与艾缇拉小姐那边也安然无恙,灰岩先生几乎没受到什么波及。”

    “此外洛羽与姬塔皆跨过了十级大关,箱子与帕克也在当地冒险者公会完成了三阶认证。”

    “什么?”方鸻大惑不解,箱子与帕克也就罢了,洛羽和姬塔抵达梵里克前不久才八九级,怎么会这么快又升级了?

    “我听说击败尼可波拉斯与击杀寇拉斯之后,让城内的圣选者们平均升了一到两级,”希尔薇德解释道:“这场战斗对于原住民也大有助益,许多人在战斗之后皆出现了境界松动的迹象,或者在自己原本的领域上更进一步。”

    她想了一下:“就是我,这几天以来也感到提升不小。原本看了几本书上一些不甚解的知识,忽然之间也有了一些醍醐灌顶的意思。”

    方鸻早知道战斗经验对于原住民也有一些影响,但大到这个程度那得是多少经验?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系统日志,往上翻了两页皆是龙骑士系统对于他身体状态的检查,身体机能不堪重负,过度疲惫,无意识状态等字眼反复出现了好几页之多。

    然后他才找到一条战斗记录,突然跳出来的一长串数字差点晃花了他眼睛,六位数的经验足以让他直接越过十九级抵达二十级。那是击败尼可波拉斯所给予的经验,他一个人独占贡献值的百分之二十还多。

    方鸻下意识张了张嘴巴,再往下翻了翻,但并未找到击杀寇拉斯相关的记录。大约是因为发生于他昏迷的阶段,与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而在希尔薇德描述之中,这两天梵里克已经完全进入了战争状态之下,冒险者、城卫军与长湖之中的水生种打得热火朝天,许多人皆在战斗之中提升了不止一级。

    他也完美错过。

    方鸻再看了看那行经验,一时也不知自己究竟算是赚还是亏。

    再往前,一行提示跃入他眼帘——

    自芬里斯一行之后,第三祸星的世界任务线在这里再一次出现变化。不过这一次与上次不同,并未出现新的条目,而是仍旧在龙之魔女条目之下出现了新的任务,分别是:

    断角——

    龙之金瞳。

    血缘。

    最终之战。

    斩断过去。

    方鸻有点意外。

    其中‘断角’描述为旅者之憩发生的那一幕,状态标记为事件已结束。‘龙之金瞳’则是在多里芬一行之后出现的,任务状态标记为进行中,完成度百分之八十。

    ‘血缘’出现于戈蓝德一行送信事件之后,状态标记为进行中,完成度只有百分之五十。不过方鸻记得起最早只有百分之十,一直到马松克溪驻地一行之后才开始松动,一直到千门之厅前后推动到百分之五十,然后一直停滞到此刻为止。

    关于这条任务线描述一直含混不清,不过方鸻大约可以揣测与艾矛古堡一行所见所闻有关,那里出现的拜龙教徒与圣剑摩亚,皆证明血蓟林地与黑暗巨龙一事有关。

    ‘最终之战’的任务线则生成于灰烬林地一行之后,确切的说是他在撞上尼可波拉斯之影后产生的,其状态同样为进行中,但完成度高达百分之九十。

    最后一条,‘斩断过去’。这是之前没有的,也正是此刻任务线的变化之一。

    回想起来,应该是在自己在艾尔芬多高塔之上撞见尼可波拉斯那一刻起,这个任务就已经生成。因此这个任务应当是相关于尼可波拉斯所断之爪,只是让方鸻有些费解的是,这一战击败尼可波拉斯之后,这个任务条目的进度竟然才增长了区区百分之二十。

    上面的文本描述是这样的:

    ‘昔日之战中,修约德斩断的龙之魔女一爪,然其内干涸的黑暗魔力,而今已重新复苏……’

    ‘这似乎正应证了那古老的箴言:勿忘已逝之敌,因为它们必将卷土重来。’

    ‘在阁下的努力之下,再一次挫败了拜龙教的阴谋,让尼可波拉斯败走于梵里克。’

    ‘只是昔日的苦楚,仍旧孕育于黄沙之下。’

    ‘而今一切的线索,似乎皆指向于那座西方的城市,依督斯。’

    不过方鸻知道,这种任务描述其实是基于他自己的见闻与推测,并在系统表述之下形成的一种文字化记录,并不能当真。像是什么挫败了拜龙教阴谋云云,真的挫败了么?

    事实是尼可波拉斯所断之爪已不翼而飞。

    至于最后几行文字,也是建立在现有线索之下,最大的可能性之一。是之一,绝非唯一,方鸻当然不会觉得自己的推断一定是正确的。

    方鸻再细细品味了这短短几行文字,它们自然也不是一无是处,系统的精巧之处在于,这描述之中可能潜藏着连他们自己都忽略了的细微线索。这些文字无法被当成是真相,但却可以是一系列猜测的起点。

    比如孕育于黄沙之下的苦楚,究竟是什么?

    他不由想起之前在追踪那冒险者公会失踪的官员时,所拿到的对方的日记,上面有大量关于依督斯的记录。这座毁灭于尼可波拉斯烈焰之下的城市,是否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记起自己当时藉由那日记指引,还从书架之中找到的东西其实是一页皱巴巴的地图,而那地图上指引的位置,暂时还不清楚究竟是不是位于依督斯之内。不过对方如此郑重其事,想必那东西应当非常有价值。

    这让方鸻不由感到,依督斯一行似乎变得迫切起来。

    但他回过神来,忽然察觉房间内有些安静——

    他抬头看去,才发现希尔薇德正微微低着头,睫毛轻轻地垂着,双手握着杯子放在腿上,呼吸平缓,宛若睡着了一样。

    方鸻张了张嘴,忽然意识到什么,小心翼翼地将声音压了回去。他无力起身,于是只默默注视着舰务官小姐安静恬然的睡颜,珍视的目光宛若在看一件无价的宝物。

    只是希尔薇德像是感应到他的目光,睫毛微微动了动,竟苏醒过来。她习惯性地笑了一下,轻轻伸手过来,与他手指交织——但无无意之中碰上那里的指环。

    她微微一怔。

    她不由皱着好看的眉头,默默看了指环片刻,才才轻声道:“下次别这么犯傻了,船长大人。”

    方鸻看了看自己的戒指。

    圣狄拉克之戒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光泽,显得相当漂亮,但那却是一种致命的美丽。

    他是偷渡者,复活的机会原本便比一般人要少,从星辉的数量上来说,只有二点五次(实际只能复活两次)。而在精灵遗迹之中,他就已经使用了一次,当时还剩下一点五次。

    后来弥雅分给他星辉之后,星辉的数量又重新回到三次——而一直到他戴上这枚戒指为止。方鸻默默计算了一下,自己现在剩下的复活次数,似乎又一朝回到了解放前。

    还剩下不足一点五次,实际上的话只有一次复活机会而已。

    方鸻忍不住分辨道:“可当时……”

    “希尔薇德想要的,可不是什么英雄,”希尔薇德浅浅一笑:“而是属于我的船长而已。”

    这是请求,但却也是世间最美妙的情话。

    房间内一时间沉静至极。

    皆接下来康复的过程出乎方鸻预料地漫长。

    他原以为在那场战斗之中,自己只是因为精神透支、疲劳过度,而他在床上昏迷了三天三夜,理应当很快恢复过来。可实际上,又在床上躺了足足有一周之后,他才勉强可以活动。

    其间希尔薇德单独照顾几天,才为其他人替代下去。

    比如此刻——

    方鸻正看着唐馨拿着一只汤匙,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啊,”唐馨发出一个长音:“张嘴。”

    方鸻十分别扭地看向自己的表妹。

    他动了动右手,说:“糖糖,我可以自己来。”

    “闭嘴,废话真多,”唐馨没好气道:“你要不要吃?”

    “吃吃吃。”

    方鸻满头大汗。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唐馨竟然没和他计较爱哭鬼的事情——在方鸻记忆当中,这大约属于是天方夜谭一类的事态——他一度怀疑对方是不是被变形怪替代了。

    唐馨一看他脸上神色,怒道:“方鸽子,你又在想什么?”

    “没、没想什么。”

    唐馨信他个鬼,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

    但过了一会儿,少女叹了一口气,口气也软了下来:“下次记得小心一点,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表哥。”

    方鸻自觉不笨,但却听到一旁天蓝和艾小小两个人吭吭笑得直打滚。他回过头去,正看到两颗小脑袋挤在一起,艾小小一边笑一边对他说道:“大表哥,你这次可出名了。”

    “社区中真的有好多人在讨论你,别看糖糖她死鸭子嘴硬,其实她对大表哥可好了,她一直在社区上维护你呢。”

    “艾小小,你给我闭嘴!”

    吓得艾小小一溜烟跑了出去。

    倒是天蓝不太害怕,鬼鬼祟祟地从自己系统中打开一页光页,悄悄放在方鸻面前。

    方鸻一看,才发现是社区之上的一个热帖,里面事无巨细将他们这一次梵里克的经历介绍了一遍。当然,在这篇事迹之中他是当之无愧的主角,从发现拜龙教的阴谋,一直到正面与尼可波拉斯交手,皆进行了详尽的描写。

    不过详尽归详尽,发帖人选择的角度却十分巧妙地避开了大部分关键信息,极大地保护了他与冒险团众人的隐私。

    只是他横竖看了几遍,也觉得这帖子把自己吹得有点太过头了,一副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样子,虽然其中大部分是事实——方鸻自己认为的——但其中一些虚构之处连他看了也有一些不好意思。

    比如什么和尼可波拉斯大战三百回合之类的,他看了一脸问号——事实上要不是安洛瑟及时赶到的话,他恐怕早就被尼可波拉斯大卸八块了,还大战三百回合?

    何况不要说和尼可波拉斯战斗三百回合,就是他自己控制龙骑士作三百个动作,估计自己都能累死。

    不过天蓝拉到帖子最下面让他一看,差点没让方鸻一头从床栽下去。他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才确认那发帖人不是其他人,正是唐馨。

    而至于帖子的题目也差点让他眼前一黑:

    ‘我所认识的梵里克一战的英雄,方鸽子。’

    “糖糖——!”

    方鸻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帖子本身算了,怎么还取这么一个标题的?这究竟是吹还是黑,还是所谓的反装忠?唐馨早就看到了天蓝的小动作,翻了一个白眼道:

    “叫什么叫,你不是要与军方谈判么,我这是在帮你包装。”

    她咬牙切齿:“可惜那些人不识好歹。”

    方鸻一愣,这才往下面看到了社区上水友们的评论,只见里面十有八九都是这么一句话:

    “道理我都懂,但是这鸽子为什么这么大?”

    方鸻看了一阵头大。

    只觉得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入夜之后,则是大猫人和艾缇拉、还有洛羽前来换班,不过帕帕拉尔人也嚷嚷着要来,大约是看着他们队长这倒霉催的样子,让他感到十分有趣。而他来了,箱子自然也一起来了。

    这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已十分要好,一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模样。

    窗外月色如钩。

    瑞德打开窗户看了一眼,习惯性地从兜里掏出烟斗,但在艾缇拉冷冰冰的目光注视之下,他十分从容地熄了火柴。只见大猫人潇洒地将烟斗轻轻放到床边,才对方鸻开口道:“其实在远南一些地方,人们用烟叶来治病,它对你说不定有些好处。”

    “当然按你们圣选者的意思,最好是别把这里搞得云泽雾绕的,因此我觉得可以折中一下,让你看看这烟斗。”

    “看,它很漂亮吧?”

    “多看看,说不定对你康复有好处。”

    方鸻总觉得这话十分有问题。

    不过大猫人话锋一转,又和他说起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梵里克的事情来。

    “普德拉自杀了。”

    方鸻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虽然对此有所预料,但听到这件事还是微微有些吃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今天上午,”瑞德答道:“他是绝食而死的,今天上午人们在牢房之中发现了他的尸体。”

    “尸体?”

    “一个狱卒发现的,尸体也没保留多久,对方说看到尸体化为黑色的光斑消失了。只是那之后,在附近的圣殿之中也没找到对方的踪影。”

    “今天死的还不止有普德拉,”艾缇拉也开口道:“从东边传来消息,那里有一个执政官遭到不明人士的刺杀,重伤不治。对方虽然还有复活的机会,但那里局势而今已经非常紧张了——”

    方鸻听了不由沉默了片刻。

    他隐约感到,普德拉的死,可能并不是象征着拜龙教阴谋的破灭。

    因为南境的局势,渐渐有些超出了他们原本的预计之外。

    他从希尔薇德那里得知,尼可波拉斯的事件之后不久,艾尔芬多议会就已查清了这位魔药学大师与拜龙教的勾结的事实,并将之锒铛下狱。其后议会又与星门港方面联合,开始对整个事件进行排查。

    暗影王座当然首当其冲,但传来的结果却令人意外,包括那魔药学大师的学生在内,经查明参与这次事件的暗影王座成员其实并不多,甚至并不包括暗影王座的上层官员。

    而且连暗影王座与艾尔芬多议会联手作弊的那支参赛队伍,也只是涉嫌贿赂工作人员而已,因此处罚也只是一年禁赛而已。

    这样的结果,自然堵不住悠悠众口。

    上面也同样不满意,于是以此为理由,开始对于联盟上层进行调查。只是这是这边调查才刚刚开始,尚未有什么结果传出,而联盟在南境的布局,却已经彻底停摆——

    而这一停摆,非但没让南方的局势平静下来,却反而让所有人都感到,那山雨欲至的风暴,似乎更临近了一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