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反派天天想和离 > 第一百零五章 分头行动

第一百零五章 分头行动

作者:饭团桃子控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最快更新反派天天想和离最新章节!

    陈望书领着木槿,一眼就瞧见了人潮中鹤立鸡群的颜玦。

    他身边围着一团的人,八皇子搂着他的肩膀,迈着八字步儿,咋咋呼呼的说着话,“刘朝阳那个狗东西,不光坑了你,也坑了小爷我。我一得了信,就冲去你家,结果叫你那新管家拦了……”

    “我还想着,同你一块儿,将他揍个半死!被临安府的狗头铡铡了,那都是便宜那龟孙子了!老子恨不得将他刨出来鞭尸!”

    八皇子说着,显然是愤慨到了极点,“龟孙子平日里瞧着人模狗样的,咱哥儿几个去喝点小酒听个小曲儿,他都叽叽歪歪的半日,还当他是个什么正人君子!啊呸,不一样同咱们一样,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二世祖么!”

    陈望书听着,颇为无语,你们烂成一团,还值得骄傲放纵了是咋回事?

    平日里同他们一道儿玩的公子哥儿们,都愤慨的声讨了起来,“可不是么?咱们玩儿,那也没有那么禽兽不如的癖好啊!”

    颜玦没有搭话,只是透过人潮同陈望书对视了一眼。

    陈望书微微颔首,表示她这边事情已经办妥,颜玦便收回了视线,皱了皱眉头,“今儿个人大婚,不说这个。”

    一众纨绔显然是以他同八皇子为首的,见他如今气势骇人,竟是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八皇子张嘴还要说,被人拽着袖子道,“走了走了,闹洞房去了!”

    “你七哥平日里不合群,总做你三哥的跟屁虫,这不闹洞房的人都没有,咱们哥几个,给撑撑场子去!”

    于是乎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新房走去。

    陈望书不动声色的融入了进去,新房里挤满了人。因为穿了内增高,不用踮脚,陈望书都能瞧见高沐澄红扑扑的小脸,当真是格外的娇俏。

    她想着,勾了勾嘴角,朝后看去,果不其然在院子一角的桃树,看到了挺着大肚子的柳缨。

    她站在那里,手中端着一个大盘,里头放了好些糖,一群闹腾的孩子围着她,叽叽喳喳的要着喜糖吃。

    陈望书走了过去,从那托盘里拿了一颗糖,柔声劝道,“柳小娘这么大的肚子,怎么站在这里。腹中胎儿要紧,这里人多得很。我适才进去瞧了,里头正在结发呢。”

    不用看,陈望书都知晓,柳缨的心绝对是鲜血淋漓的。

    她眼眸一动,却是有意无意的看了她手腕上戴着的那个玉镯子好几眼。

    待到柳缨发觉了,她又赶忙收回了视线。

    “县主,可是我这镯子有何不妥当?”

    陈望书掩饰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不妥当的,我就是瞧着,色泽颇为艳丽。”

    她说着,扭头看向了木槿,“一会儿该开席了,秦姑娘怕不是在寻我了,咱们就先过去罢。”

    贵族家的亲事,向来是乏味得很,几乎没有什么值得掰扯的事情。柳缨不会傻到在这种日子触高沐澄眉头,高沐澄更不会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候,给自己找膈应。

    陈望书同秦早儿一道喝了好几杯小酒,又约了重阳一道儿去登高,便同颜玦上了马车,一道儿回去了。

    “你当真把那个……放到七皇子府了?”

    马车里只有颜玦同陈望书二人,木槿已经见怪不怪的坐到马车外头去了。

    陈望书点了点头,两眼放光,“那是自然的,我画了好久方才画出来的,简直就是姿势优美,半遮不露,有胜于无,叫人一瞧便浮想联翩……”

    颜玦的嘴角抽了抽,天知道那一日,他发现陈望书撸着袖子趴在桌案上,画了一副七皇子同柳缨春意盎然的图时,有多么的震惊!

    不是!娘子啊!你是整个临安城,最贤惠最正经的姑娘啊!你忘记了?

    就算是上辈子,那你也是一个一本正经……不是你也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影后啊……

    天知道他废了多大劲儿劝说,陈望书才没有把这二人直接画成连环画,取名床底的禁忌之恋。颜玦回想着,掏出一方蓝色的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

    得亏,他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陈望书的事!不然连环画男主角就要是他了!

    陈望书二郎腿一翘,得意的说道,“你等着瞧吧,我敢保证,不出三日,七皇子府就要撕得头破血流,满城皆知。你那边如何?那刘朝阳可是替死鬼?”

    颜玦皱了皱眉头,说起了自己打听来的事,“张大人是根据被陷害的八个人,来锁定刘朝阳的。他平日里同我们有过节,几次对我们出言嘲讽。”

    “曾经有一回,还同八皇子为了抢一位行首娘子的新曲,大打出手,因为这件事,侯府将他送到了十里塘的庄子上思过。”

    “八个凶案,都是发生在以十里塘为圆心的八个方位上。张大人派衙役围了庄子,在里头搜出来了八个姑娘的遗物。”

    陈望书听着若有所思起来,“因为同你们有过节,就这么残暴?总觉得其中另有隐情。”

    颜玦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每个死者留下的东西都不一样,分别埋着对应方向的八个角上。除了这个,还有头发。”

    “头发?”陈望书的声音高了几分。

    “没有错,这事情太过诡异,怕继续查下去,引起百姓同贵族的矛盾,官家叫停了,是以判了刘朝阳的死刑,便算是结案了。”

    “刘朝阳把八个姑娘的头发,按照八个方位,缝在了一个白色布娃娃的脑袋上。那娃娃无眼无鼻,亦是没有写生辰八字。脑袋极大,上头用朱笔画好了区域。看上去像是什么巫蛊邪术。”

    陈望书听着,虽然觉得毛骨悚然,但一时半会儿的,也想不出这是什么目的。刘朝阳已经被处斩了,这事儿就成了个迷。

    “那禁卫军呢?当日哄骗你身边小厮的那两个禁卫军。刘家虽然是侯府,但并没有什么实权在握,早就是日薄西山,只是名头好听了。就凭他们,可指使不动禁卫军来替他得罪于你。”

    扈国公府在军中威望惊人,饶是禁卫军掌握在高家手中,那也是不敢随意对颜玦出手的。

    尤其是在四皇子回京城之前,颜玦同八皇子乃是穿一条裤子的纨绔死党,扈国公府同高家,并非是敌对的。

    颜玦摇了摇头,“因为官家叫了停,这事儿便不了了之了。也不好大张旗鼓的去军中一个个的指认。再则,兴许是人假扮的,也不是不可能。偷穿了禁卫军的衣衫,出来吓唬人罢了。”

    “好似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陈望书听完,嘿嘿一笑,笑得颜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娘……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