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逆袭 > 第942章 一氧化碳

第942章 一氧化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最快更新逆袭最新章节!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本来自己到了城关镇之后感觉一头雾水,而下面的这几个副镇长又不听自己的,钟向阳一直在想该怎么打开工作局面,但是没想到龚蓓丽三言两语就为他提供了一种方式方法,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只需要按照龚蓓丽教他的去识人用人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如果有那么一些人,你无论怎么说,他们都不听你的,没法交流的,该怎么办呢?”钟向阳问道。

    “这就是说的第三种情况,有一些老同志对新提拔的领导不满意,内心充满了很强的敌意和对立,这种类型的人就是不可燃型,根本燃烧不起来,你可能想尽了很多办法,但是没有办法跟他们能够达成共识,该怎么办呢?”龚蓓丽问道。

    钟向阳没有吱声,但是该做的戏还是要做足,当龚蓓丽问到这个问题时,他的脸上表现出了一种焦急的神色,让龚蓓丽看起来就觉得他很着急,很想知道答案,那么这个时候就能满足那些教你东西的人的虚荣心。

    有些知识,有些看法,还有就是为人处事的艺术,可能很多人教你的时候都是白白教你的,也就是说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学到这些前人的经验,所以该给别人的尊重一定要给,该满足别人虚荣心的时候不要吝啬,否则的话,你很屌,别人以后谁还愿意教你呢?

    果然,钟向阳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龚蓓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她的心里就很自得。

    “很简单啊,如果这些人坚决不配合你,你就要想办法把这些人踢出去,那么,首先你要把他手头的重要的工作交给其他人,确保工作任务能够完成,不能因为某一个人耽误了整体的工作,然后你就可以和你的领导去沟通寻求建议,比如说把这个人调岗让他去别的地方先冷静一下,或者是直接调走,但是有个问题你要记住,工作都是合作的关系,不要把对方放在对立面上,尤其是你刚刚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单位,团结是放在第一位的,这样才能形成一种共赢的合作关系,如果你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大开杀戒,利用自己的权力去打击别人,那么会让大家都反感你,那样的话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你就被有意无意的孤立了”。龚蓓丽语重心长的说道。

    钟向阳点点头,觉得今天晚上来龚蓓丽家吃饭真是来的太对了,不然的话这些话你永远不可能在别的地方听到,所以有时候付出一些,可能就会得到另一些。

    “要想在一个单位中树立自己的权威,并不一定需要利用手中的权力去打击别人,而是要把工作做好,在做好工作的过程中,别人自然而然的会信服你,钟向阳,这是你的强项,你在任何地方工作都能想出别人想不出的点子,做出别人做不出的成绩,这就是你树立权威的最好方法,所以其他人那些怪招烂招,你根本就不需要”。龚蓓丽说道。

    “龚县长,你真是高抬我了,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些工作,所以心里比较忐忑,如果今天晚上你不告诉我这些,可能我到明天上班的时候又会和今天一样焦头烂额,一头雾水”。钟向阳谦虚的说道。

    “作为一个单位的管理者,尤其是像你这么年轻,一定不要被权力迷住了双眼,要想办法挣脱权力的迷雾,如果说权力是一顶帽子,那么在工作的时候,你要把这顶帽子戴得正,戴得好,戴得高高的,让别人看得到你手中的权力,但是下班之后或者是和别人讨论工作上的问题、只是闲聊的时候你要学会摘帽子,就是把权力从自己心中拿开,你和对方没有什么两样,你们就是同事,这个时候就不要想着用权力去压制别人,不然你永远也听不到真话,也看不到真实的情况”。龚蓓地继续说道。

    如果说钟向阳以前从别人那里学到的是阴谋,又或者是一些投机取巧的办法,那么今天晚上龚蓓丽教授他的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利用这些方法去工作,没有人能够说出你的不是来,因为你行得正走得端,即便只是用这些阳谋,就能把某些带有歪心思的人挤死。

    最后钟向阳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地站起来弓腰向龚蓓丽鞠了一躬说道:“龚县长,今天晚上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可不要小瞧了你教给我的这个方法,可能在我以后的仕途生涯中时时刻刻都能用到,所以今天晚上,不,以后您都是我的老师”。

    对于钟向阳的谦虚以及恰到好处的拍马屁,龚蓓丽欣然接受,端起酒杯和钟向阳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一旁的任明琦看的目瞪口呆,她从来没有见过龚蓓丽这么耐心的和谁说过这些事情,而钟向阳脸色微红,刚刚那杯酒已经让他有些醉意了。

    “哎,你不要喝了,明天早上还得上班呢”。任明琦小声对钟向阳说道。

    钟向阳没有醉,他只是刚刚听到龚蓓丽对他说的那些话有些激动而已,所以任明琦这么提醒他,他立刻就会意了,不再接受任明琦的倒酒,匆匆吃了点饭之后就离开了龚蓓丽家。

    第二天早晨钟向阳还没有起床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给他打电话的是党政办主任陈蕾。

    “喂,陈主任,什么事?”

    “钟镇长,你赶紧到办公室来吧,出大事了……”陈蕾说话有些急促,但是她没在电话里说到底出了什么事,钟向阳也没有问,赶紧起身穿衣服,连脸都没来得及洗,开车直奔镇政府。

    钟向阳到镇政府的时候,陈文明也是刚刚赶到,两个人几乎是前后脚上了楼一起去了党政办公室。

    “到底怎么回事?”陈文明低声问道。

    “昨天晚上几个工人刚刚发了工资,大家都很高兴,于是买了些酒菜,就在工地的工棚里吃饭喝酒,基本上都喝醉了,而一旁的取暖设备就是小煤炉,所以,四个人都死了,初步判断是一氧化碳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