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闪婚甜妻:慕少,难伺候 > 第1202章 所有的心思,都在秦溪身上

第1202章 所有的心思,都在秦溪身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最快更新闪婚甜妻:慕少,难伺候最新章节!

    第1202章 所有的心思,都在秦溪身上

    林逸又停顿了一下。

    陆慎很少见到他这么踌躇犹豫的模样,当即便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来头,恐怕并不简单。

    “陆慎,陆家和军方一直都有合作,所以……你应该知道,军方一直有一个很大的医药供应商。”林逸沉默了半晌,才开口。

    陆慎点了点头:“我知道。”

    陆家对于医药领域并没有涉及,但是和军方有不少别的方面的合作,所以多少也能了解到一些。

    据说,军方的顶尖药物都是由同一个供应商提供的,许多药物的研发水平比军方还要先进许多,但是这个供应商的背景十分神秘,就连军方也只是少数高层有过接触。

    “关于这个供应商的传闻有很多,但是我很确定的其中一个,就是这个供应商背后,有一个庞大的组织支撑着。”林逸道。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医药研发是一个耗钱耗力的项目,如果没有巨大的财力支撑,是没有办法完成的。

    林逸继续道:“我也是很偶然的机会,在别人的介绍之下,见过一次那个供应商,或者说,那个组织的领头人。”

    陆慎隐隐约约有了些直觉,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林逸点了点他手机上那个男人的脸:“就是他。”

    陆慎眯起了眼睛,反问了一句:“你确定?”

    林逸笑一声:“这么一点记忆里我还是有的,不至于记错了人。”

    陆慎转过头去看他:“那个组织,你知道多少?”

    林逸垂眼思索了几秒,才轻轻摇了摇头:“这个组织很神秘,即便是我,知道的也不算多。除了见过这个男人,知道他是那个组织的领头人之外,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的组织,叫做‘风’。”

    “风?”陆慎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

    林逸点点头:“是,当初听到的时候,因为想到和我的‘银风’很巧合的相似,所以我才记得特别清楚。”

    陆慎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男人,是“风”的领头人。

    按道理来说,这样的人,和秦溪是不会有任何交集的。

    为什么……会这么大费周章的带她走?

    还有,唐亚和这个男人,还有这个所谓的组织“风”,是什么关系?

    陆慎认真回忆了一下,当初在选择和唐亚合作的时候,对她进行过的调查。

    唐亚的背景看起来干净的没有任何疑点,履历也漂亮的让人无可挑剔,但是……陆氏的人却告诉陆慎,唐亚的背景里面有一点很奇怪。

    她所有的资料里面,都没有家庭信息。

    不论是什么样的时期和材料里,她的父母一栏永远是空着的,仿佛她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无父无母一样。

    那时候陆慎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能她就是没有父母,或者被遗弃的,但是这样并不要紧,毕竟即便唐亚的家庭背景有些不幸运,也不会影响到她的工作能力。

    但是到了今天,再回想起来,到底还是有些奇怪。

    唐亚的资料里,如果没有父母,那……监护人是谁呢?

    他那时候没有放在心上,这会儿忽然想起来,便越发觉得奇怪。

    但是他的沉思却忽然被林逸打断了。

    “我想起一件事来!”林逸的声音忽然提高了一些,“你还记得,小时候那一次爆炸吧?”

    林逸说的,自然是他救下了陆慎,而自己险些丧命的那次事故。

    陆慎自然不可能忘记。

    “在银风正式成立之后,我其实调查过我们当年的事故。”林逸的神情严肃,“还真的调查出一些东西来。”

    陆慎皱了皱眉。

    他在外面出事,陆家不可能不去调查,徐莹也不是会随随便便就善罢甘休的人。

    但是徐莹却似乎没有调查出什么结果。

    他记得自己躺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徐莹还专门来和自己说过,暂时没有调查出什么结果来,不排除仇人寻仇的可能性,要他这段时间多加小心。

    没有想到,林逸居然查到了一些线索。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林逸主动解释道:“要是你家人没有查出什么不对劲,也是正常的。毕竟……这种组织做事情,不可能用普通的办法来查。走正当的渠道,是很难查出有用的东西的。”

    陆慎了然。

    所以林逸才说是在他自己的组织成立之后,他才查到的。

    大约用的……是一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方法吧。

    “从我调查的结果来看,那次袭击,是‘风’进行的。”林逸停顿了几秒,开口道。

    他铺垫了这么多,陆慎便不觉得多惊讶了,只是点了点头。

    “其实要是按照‘风’的传统,即便是我用最偏门的办法,也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林逸继续说道,“但是那一次,‘风’动用的不是组织正式的人员,只是一群‘试验品’,所以做得事情到底不够周密,才让我发现了破绽。”

    陆慎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那一次袭击,究竟是为了什么?”

    林逸嗤笑一声:“是你们陆家的仇人。你妈妈抢了别人家至关重要的一个生意,害的人家几乎破产,人家走投无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拿了最后一点钱让人去杀了你报仇雪恨。”

    陆慎自然知道林逸一直和徐莹不对付,所以对他这种不屑的语气也没去计较的意思,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这确实是徐莹能做的出来的事情,被这么说出来,他也不觉得惊讶。

    早年徐莹做事情确实不留一点余地,所以常常把人逼的山穷水尽走投无路,这才结了很多仇家,后来在陆维的影响下,她做生意的风格才不再那么过激了。

    但是早年因为她,陆家确实有过不少危机。

    只是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现在也没有要去追究的经历。

    毕竟……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秦溪身上。

    风。

    他在心里默念了几次这个组织的名字,又低头去看了看手机里那个男人的脸。

    一次杀身之仇,一次夺妻之仇。

    这个男人在陆慎的心中,已经成为了永远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