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圣母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圣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第一届环黑海竞技会顺利落下帷幕,对底层民众来说,这也是历时五天的狂欢。

    五项比赛,黑海行省仅仅在第三天的标枪项目上拿了第一名,哥特民团的以为标枪手不负众望,投出了大齐度量衡三十多丈的惊人成绩。

    其余比赛项目,都是其他国家和城邦折桂,显然他们对竞技会能取得的成果,比黑海行省重视许多。

    骑枪竞技,拜占庭骑士夺得第一名;摔角比赛,罗斯力士获得最终胜利;长跑竞技,来自巴格达的一名黑奴脱颖领先;竞跳项目,又是拜占庭人夺冠。

    由此,倒是使得黑海民众第一次同仇敌忾,在酒馆茶楼,咒骂那些外来者投机取巧之类,如果说,暂时黑海的非中原族群还不太意识到自己是齐人的话,至少现今,黑海行省人作为一个地理概念的族群,开始进入他们的意识中。

    而为黑海人挣了光的哥特族群,得到了更多的尊重之余,从心态上,更是令这些克里米亚哥特人,渐渐迷失的族群,有了身为黑海人乃至身为齐人的新的身份认同。

    哥特民团夺冠的标枪手,除了得到了竞技会颁发的证书及一百银元的奖励外,行省又额外奖励了他一百银元。

    两百银元,相当于一名六七品官员在月料外的年俸了,虽然和后世体育比赛的奖金相对国民收入来说,并不算高,但在现今也绝对是一笔飞来横财,足以令任何人眼红。

    陆宁对竞技成绩并不在意,竞技会顺利举办便是巨大的成功。

    说起来,在古典奥林匹克运动会衰落后,拜占庭人还保持了很长时间的赛车比赛,结果便是,赛车手穿蓝衣服和绿衣服,随之贵族阶层到民众,都割裂为蓝绿两党,到了查士丁尼皇帝时,两党的矛盾因为一场赛车爆发,随之演变成了暴动,想仓皇逃窜的查士丁尼在船上,被其皇后逼迫下回城平乱,一场血腥的屠杀,史料确信最少被镇压的民众死亡超过了三万人,竞车运动,也由此走向了衰亡。

    环黑海竞技会,是诸国和城邦之间的竞技,反而会提升内部凝聚力,但饶是如此,在现今时代,也很难说会不会因为一场比赛酿成惊天巨变,所以,顺利举办,便是成功。

    只是,在竞技会结束的第二天,有几国委员便提出,取消巴格达苏丹国的成绩,竞技会,应该禁止人类之外的动物参加。

    现今,便是大齐法律,也没有承认来自黑色大陆的黑奴们具有人的权利。

    ……

    西康县“仙家”烟馆。

    陆宁虽然不吸烟,但不得不说,维拉王后很有经营头脑,其子德米特尔得到母亲指点,在各处港口的“仙家”烟馆的定位已经很明确,就是走高端路线使得烟馆成为权贵们很喜欢的议事场所,小商人们,也喜欢来这里寻找商机以及结交大人物的机会。

    同样,陆宁如果不在府内和人议事,第一个想到的和人见面的地点,也是仙家烟馆。

    西康县的“仙家烟馆”,则是海滩上停泊的精美画舫,比陆宁拥有的私人画舫要大,比之陆宁已经交给丽芙妮家族代为经营的“黄鹤楼”画舫要小。

    窗外碧海蓝天白云悠悠,画舫雅间,则古色生香金碧辉煌。

    烟丝分为上中下三等,而不管要何等烟丝,在雅间之内,一个时辰也需要支付两个银元的茶水费,附送香茗和茶点。

    “仙家烟馆”是二层画舫,但二层最大的雅间,已经被陆宁以“文侍制”的名义包下,仅仅对陆宁一个人开放,当然,黑海亲王这位小舅子德米特尔,是知道文侍制到底是自己“姐夫”的。

    其实随着知道陆宁“文先生”化身身份的人越来越多,陆宁不觉得黑海的高级官员们,还有几个不知道文行长、文侍制就是黑海亲王,能走到他们的地位,哪里有愚钝之辈?现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谁叫皇族有化身在外体验民情的传统呢?

    雅间内,有雨沫、雪烟两个俏丫鬟,大小金莲两个双胞胎小萝莉女仆,大小梦露红套裙黑丝的性感空姐姐妹花,以及深绿军官套裙英姿飒爽的大小木兰。

    现今,陆宁出行的标准贴身就必然有八大女仆,四个随伺内勤,两名贴身武装特勤,两名可随时才艺表演为主人解闷的军艺。

    内侍卫处副处长宝禧随行统筹全局。

    雅间外,又有八名武装特勤作为哨卫。

    在西康港附近来说,虽然只是仅仅配备短枪的女特勤,但也不会遇到什么凶险了,反而武装特勤们的主要任务,还是驱赶闲杂人等。

    其实前几日,宝禧提到,内勤也好、军艺也罢,或者武装特勤,是不是俄罗斯女兵连和白俄罗斯女兵连也要轮值?也免得罗斯人心生不平?

    看起来,宝禧倒是真从黑海亲王的角度来看问题了,但她绝口不提的是,随行的统筹全局的副处长,也该和彩娥、雪娥两个罗斯副处长轮值。

    陆宁应允后,很快内侍卫处拿出了章程,三个女侍连随伺亲王的女侍,以女侍连为单位轮换,但罗斯两个女侍连视为一体,也就是保加利亚女侍连随伺亲王一个月,下个月,则由俄罗斯女侍连和白俄罗斯女侍连轮值,再下个月,又是保加利亚女侍连,如此循环。

    而总管轮值女侍的副处长,因为宝禧跟随黑海亲王日久且跟随黑海亲王亲征经历过生死,是以,暂时就由宝禧一直随侍左右。

    显然,不管是轮值时间还是随行主管人选,罗斯人都做出了很大的妥协。

    如果不答应宝禧这些苛刻条件,怕是连亲王的面都见不到,罗斯人也是无奈为之。

    陆宁看到章程心下也暗笑,其实,倒蛮期待一个月后,看看那些俄罗斯女孩和白俄女孩们,到底是怎生情形。

    慢慢品着茶,陆宁又看了眼笔直站在自己身旁的宝禧。

    三名副处长,现今是同样款式的女军官制服,主要便是帽子的款式,大檐帽取代了普通女卫军官、女兵的贝雷帽,如此,宝禧那海藻似浓密的性感金色卷发在大檐帽中若隐若现,雪白军官制服及膝套裙,裙摆下露出肉丝袜纤美小腿和黑色系带高跟鞋,牛奶似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完美精致五官,加之大檐帽套裙的独特气质,更显美艳绝伦。

    “宝禧,你觉得,巴格达的竞跑冠军要不要剥夺?”陆宁突然笑着问。

    宝禧微微一呆,这是黑海亲王第一次,询问她们决策上的事,犹豫了下,宝禧终于还是摇摇头:“宝禧不敢妄言。”

    陆宁笑笑,这丫头片子,可能以为自己试探她呢,是以在涉政议题上才不敢随意发表自己看法。

    外间传来生硬但特别清脆动听的齐语,“老爷,法蒂妮大法官到了。”

    显然是特勤哨卫,应该是很有语言天分的女孩,至少保加利亚女兵连里,她学习齐语的进度应该是第一。

    雅间门被轻轻推开,法蒂妮走了进来,雪白罩袍,这位阿拉伯小萝莉更显清雅娇美。

    嗯?好像又长个了,可不是么,现今可也十三岁过半了,明年就十四岁了。

    “来,阿爹抱抱!”陆宁微笑张开双臂。

    法蒂妮明显呆了下,挺翘的小鼻子耸了耸,便走过去,随之便被陆宁一把抱起放在了腿上,她虽然从到陆宁身边后,身高长高了许多,但在陆宁面前,自然还是小孩子一般。

    轻轻惊呼了一声,她这么一坐,便露出了雪白罩袍下的小布鞋。

    陆宁看着就笑,“脚也长大了一些,都顶鞋了,明天我让府里鞋娘去见你,好好做几双。”很想褪下她小鞋子看看里面那双晶莹剔透的可爱小脚丫,但终究还是忍住。

    宝禧等女侍,有的俏脸露出艳羡神情,她们都知道,能称呼亲王为“阿爹”的奴妾,亲王对她们的感情也便不同,看现今,原来亲王面对宠爱的人,是这样和善可亲关怀备至。

    不过,这小姑娘,听闻真是挺厉害的,是一位法学天才,现今已经是省检法院的大法官。

    陆宁也正说此事,“怎样,省院有人因为你年纪小轻视你么?”竞技会期间,法蒂妮被调去了省检法院,里面有没有传说她是黑海亲王外室的原因,这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都对我客气的很,陈尧佐大人还亲自见了我夸赞我呢。”法蒂妮小脸上满是自豪,“陈尧佐大人初始见我,应该是不大喜欢我也对我好奇,他以为我名不副实,对我进入检法院应该不大赞成,但他后来夸赞我,是因为和我讨论大齐法典。”

    陆宁不由莞尔,法蒂妮可真是聪明着呢,博学多才,但绝对不是书呆子。

    至于检法使陈尧佐,作为黑海行省最高级的几名官员之一,出身官宦世家,父亲更做到过内阁七巨头之位,自己的传说自然听过许多,怕本身都怀疑黑海亲王是不是圣天子,只是不会深思深想免得给他自己招祸而已。

    检法院虽然很独立,但小德子这个总督提议法蒂妮进入行省检法院,又因为传说这小丫头和自己有关系,陈尧佐终究还是不敢阻碍,但还是不放心亲自见法蒂妮,怕如果这真是一场闹剧将一个少不更事的黄毛丫头提到如此高的地位,只因为这小萝莉和黑海亲王有暧昧,那么,怕陈尧佐会面见自己苦谏,以免大齐黑海行省的检法系统成为笑柄。

    不过法蒂妮的本事他见识后,想来会松口气,不用担心遭遇自己的雷霆之怒了。

    想着,陆宁莞尔,点点法蒂妮小鼻子,笑道:“你可真是个鬼灵精!”又道:“最近可辛苦你了,听说,你否决了委员会要求剥夺巴格达竞跑冠军的动议?”

    委员会数名委员联名向黑海总督申诉,黑海总督将动议发给行省检法院处理。

    省检法院虽然也是合议制,但不是特别重要的案子,通常都是由一名大法官担任主审,两名高级法官担任副审,由此合议断案。

    法蒂妮进入省检法院便被任命为大法官,陈尧佐则将这案子交给了她。

    说起来,这陈尧佐算是忠直之辈,但也很圆滑,比如这案子他应该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总不能去请示镇西王,令法蒂妮主审,他认为是最稳妥的。

    而法蒂妮这小不点,很多思想按照后世标准,绝对是一个白左。

    当然,陆宁并不认为白左思想有什么错,一个族群,追求所有人种平等,具有悲天悯人的思想甚至为动物争取权利,就算太理想主义,但其思想境界是很高尚的,是人类富裕文明程度越发发达的必然阶段。

    后世所谓白左思想在东方世界遭到很大诟病,其实是因为双标以及他们很多人只是一种虚伪的伪善。

    而法蒂妮,却是真正的圣母理想主义了,她判决赋予黑奴可以参加竞技会的权利也很正常。

    当然,法蒂妮和所有真正圣母思维的人一样,就是生活太无忧了,才会去关心有的没的。

    听陆宁说起这案子,法蒂妮就耷拉下了小脑袋,偷偷瞥陆宁脸色,显然,她知道阿爹其实也不怎么将黑奴看作人,只是对忠心耿耿的黑奴府卫有些不同,而且,黑奴府卫,好像和黑人大陆的黑奴们,也是完全不同的人种。

    陆宁却是一笑,“很久没见你这小家伙,想你了而已,案子怎么判,是你的权利,你这小家伙,难道以为我会专门因为这么个破案子叫你来骂你?”

    本来有些担心的法蒂妮立时眉目如画的小脸露出笑容,点点小脑袋:“嗯,我也想阿爹了!”

    “还有就是,你爷爷来了这许多天,听说你都未去见他?我今日约了他在此会面,他应该也快到了。”说着话,陆宁看了看外间日头的位置。

    法蒂妮的爷爷库赛大毛喇,是巴格达哈里发卡迪尔的亲信。

    自己帮助当时的雷伊斯苔进入巴格达,本就是白益王国傀儡的卡迪尔哈里发则发起圣战远征地中海东岸,以求脱困。

    现今,卡迪尔哈里发身在大马士革,在大马士革、阿勒颇等地成为了宗教首领。

    但他北方有拜占庭帝国的压力不说,南方更有开罗绿衣大食对大马士革的虎视眈眈。

    此次环黑海竞技会,大马士革并没有派员参与,但以法蒂妮的爷爷库赛大毛喇为首,率领使团来到了西康。

    一是希望得到齐人对大马士革的进一步支持,支援他们军械;二是希望在齐人见证下,和巴格达达成真正的和解。

    大马士革和巴格达毕竟信奉相同教派,同属黑衣大食教派。

    大马士革希望,开罗的绿意大食教派以及拜占庭基督徒对其侵袭时,能得到同教派的巴格达力量的支持。。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件事,因为巴格达有大齐驻军,大齐对其提供安全保障,其对外政策,尤其是军事外交,不可避免要和大齐同一步骤。

    所以,只要大齐支持大马士革政权的存在,那么老库赛来西康的一切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只是老库赛,来了西康后,根本便没询问孙女在哪,显然在他眼里,只当这孙女已经死了。

    法蒂妮虽然在黑海行省渐渐成了小名人,但现今消息如何闭塞,老库赛的使团来到西康半个多月,又能打听到多少消息?更莫说,老库赛根本便没询问孙女一事了。

    可能他自己,觉得孙女下场不会太好,说不得,已经被那大齐多氏观察使玩弄后虐杀了。

    在现今时代,尤其是默罕默德教派的异教徒女奴,这样的下场很正常。

    他可是清楚知道,孙女断然不会改变信仰,那么最终下场,可想而知。

    何况,齐人多氏观察使,可能已经回中原本土了,那就更不知道,该如何打探孙女行踪了。

    更莫说,对默罕默德教派教义来说,库赛将孙女献给齐人多氏观察使的那天起,孙女已经成了违背教义的叛教者,在他眼中,已经和家族再无关系,死活更是不相干,哪怕孙女违背教义,是因为他将孙女送给异教徒造成的不可避免的结果。

    而法蒂妮,显然是知道爷爷的到来的,她却见也不见。

    小小年纪,对亲人其实又有多少恨?法蒂妮更多的是对亲人的失望和伤心吧。

    此时法蒂妮听陆宁提到库赛,小身子立时一颤,垂首不语。

    外间,又是那会说齐语的特勤女兵声音:“老爷,库赛大毛喇到了。”

    陆宁便做了个手势,宝禧会意,领着诸女进了供客人留宿休息的内室,只留下了雨沫和雪烟。

    ……

    陆宁刚刚将法蒂妮从怀中抱下去,库赛已经迈步而入,抚胸躬身道:“尊贵的镇西王殿下,来自大马士革的库赛,卑微的下国小臣,很荣幸能得到殿下的召见。”

    其实他眼角余光已经隐隐瞥到黑海亲王殿下将怀中一个小小身影抱下地,看起来,是很疼爱的女儿?

    陆宁笑笑:“库赛,你我老友,不必太客气了,免礼!”

    库赛愣了下,慢慢直起身子,立时一呆,面前坐着的青年男子,俊美而又气度沉稳,可不正是那多氏观察使?

    青年男子身旁,刚刚被抱下来站在一旁穿雪白罩袍的清美可爱小萝莉,库赛仔细看了几眼,才认出,可能是自己的孙女法蒂妮。

    “见到爷爷怎么这个样子?我可没这么教你吧?”陆宁对法蒂妮笑了笑。

    法蒂妮这才耷拉着小脑袋叫了声爷爷。

    错愕无比的库赛终于回过味,多氏观察使,就是黑海亲王?大齐皇帝的胞弟?

    陆宁这时笑着道:“找你来没别的事,法蒂妮父母可好?若是不太麻烦,将她的父母送来黑海省吧,此间气候环境,很是宜居,而且我看法蒂妮,应该也想她父母了,还有一份我希望迁去河西城的人口清单,回头你看看。”

    除了少数跟随自己来黑海行省的,其余幼儿园大部都去了河西城,不过其中绝大多数不是本身就是被从小买来培养的女奴便是和贫困家庭没了一丝感情,但还是少数想念亲人的,在河西城管理及照顾幼儿园的吕凤娇前阵子写来一封信,提到了想念亲人的女童以及她们家人的姓名和身份住址。

    “是,是。”库赛忙答应着,双手恭恭敬敬接过了陆宁手中绢册。

    瞥了眼旁侧默不作声的法蒂妮,库赛隐隐有些后悔,和这个孙女,实在没培养什么感情,作为族中最美的美女胚子,又有天才之名,其实很早就已经决定用她和巴格达盟友联姻,但这个孙女本身,他从没有好好了解过,甚至没说过几句话。

    如果知道,这个孙女有朝一日竟然能成为大齐帝国在西域的头号人物,大齐皇族亲王的膝上客,他必然会好好笼络这孙女。

    看黑海亲王对她的宠溺,只怕将她当女儿疼了。

    突然,库赛呆住,自己这是想的什么,这小不点,可是自己的亲孙女,自己可真是没把她半分当亲人看,哪怕是现在,想的却是早该笼络她,才能更好的利用她和黑海亲王的关系。

    心下叹口气,库赛道:“我这便派人尽快回巴格达,接法蒂妮的父母来。”

    陆宁微微点头,说道:“你们两个聊会儿?”

    “不了不了……”库赛微微躬身:“殿下,小臣改日再来拜见。”

    虽说眼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库赛也知道,欲速则不达,还是等法蒂妮父母来,令其父母敲边鼓才好,现今便是和这小不点谈,也实在不知道谈什么,空令她对自己这个爷爷再一次失望。

    陆宁看了眼法蒂妮神情,也就微微点头:“好,欢迎你常来探望她。”

    库赛躬身:“是,小臣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