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独足鬼 > 第五百九十章 现场直播

第五百九十章 现场直播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最快更新独足鬼最新章节!

    电话正在接通中的响铃声还挺响亮的,没响几声后对方接通了电话。声音显示对方是个男人,语气非常老道,说:

    “诶哟年轻人,终于打给我了嚯。”

    满胜胜眯着眼睛,心想这不是林槐的声音嘛!给他打电话?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田煌险些抓狂说:“我拜托了,你带的这些是什么破电脑啊,设备这么老,害我兄弟弄了很久哎。”

    这营地本来就是林槐的,这些电子设备自然是他的。

    “哈哈,那就不好意思啦,你的设备倒是挺好用的齁,哈哈。”

    林槐这只老狐狸不管在什么样的状态和处境下,总是能保持不怒不嗔的状态,这恰好说明了他的老道。

    田煌无语的把没拿手机的手放在桌子上,敲了敲他口中的那些破电脑:

    “废话,我带来的全是最新的设备。”

    林槐毫不吝啬言语,回:“真是太棒啦。那你那边怎么样,连接上了没有啦,需不需要我派一个伙计过来啊。”

    田煌不屑一笑:“用不着。”

    “哦,那就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嗯。”

    然后挂断了电话。

    他们俩这对话如果让陌生人听了,不会把他们往正反派的关系上去想,因为它不仅没有剑拔弩张,谩骂等等,反而让人感觉挺和谐。他们俩这是要干嘛呢?满胜胜抬着一边眉毛,压根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也就几天时间吧,这山里就多了这么多的帐篷,物资,还有仪器,满胜胜简直错以为他们已经几个月没见了似的。

    魈居找来一把折叠凳子,让梁海地坐在上面休息。坐下时,庄曼小心翼翼地扶住他一侧,满胜胜则扶着另一侧。

    电脑上闪烁的数据不见了,就跟我们平常用电脑时正常开机一样,很快便显现了“桌面”。

    梁海地坐得离田煌跟近,也在桌子前方,离电脑和桌子很近。他和田煌一同观察着电脑,他也参加了这项工作,所以魈居应该是故意把凳子放在那个地方的。

    他们俩对电脑之类的东西比较在行,魈居便自觉地站在后面不往前凑了。

    田煌敲着键盘嘀嘀咕咕的,像是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梁海地拍拍他左手,弱弱的说:

    “解压,先解压……”

    然后两个人一起嘀咕,一起捣腾,让三台电脑都同时出现了一个大黑框。大黑框最终变成了播放器,一堆人密密麻麻地出现在播放器里。

    满胜胜心想这是干嘛,无聊了看见节目打发时间吗,看这镜头的角度,好像是无人机在进行拍摄。这么多人凑在镜头前,有的摩拳擦掌,有的呲牙咧嘴。愤怒的,走神的,冷漠的,什么表情的都有。满胜胜明白了,这好像是一场……足球比赛?不过没人穿球衣啊,全裹得厚厚实实。

    柴知乐猛的大叫一声,成功的把所有人都吓一跳。大家望着她,她撸了一把袖子,然后指着电脑走了过来:

    “他他他,就是他!黄家的这个老东西卖主求荣,我在外面差点跟他干起来了!”

    满胜胜听出来了,这不是球赛。外面?

    魈居干脆给她和龙天炎解释了一下:“这是林槐的无人机拍摄的画面,那个家伙放出消息说我和梁海地在林场里面,把三派的人都引过来了。

    不过林槐不想让他们都挤到林场里面来,否则他不方便实施他的计划。所以马毅阳愿意配合我用九感之力将林场隐藏起来。所以那些人被挡在了林场外面,等着……”

    “等着什么?”满胜胜问。

    魈居用下巴指电脑:“马上就开始,你看了就明白了。”

    满胜胜发现三台电脑上都出现了人,但其实三台电脑拍摄的位置是不一样的,人脸不重复,也就是说,外面确实站了非常多的人!

    这是现场直播嘛。

    无人机在这些人头顶绕飞了半天,终于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对着无人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然后终于有人冲着无人机喊话:

    “搞什么飞机,别装神弄鬼!”

    那疑神疑鬼的眼神和不耐烦的语气甚是搞笑。

    这时,田煌又给林槐打去了电话。林槐似乎一直在等他这一通电话,几乎立刻就接通。接通后林槐笑嘻嘻说:

    “无人机的遥控器在我们这里啦。”

    “那我就要自己派无人机了。”田煌道。

    “请便啊,不过你要动作快一点啦,他们很不耐烦的啦。”

    田煌啪嗒一下挂了话似乎还没说完的林槐,不过不会有什么重要内容了,挂了无所谓。

    田煌立刻给他的手下下命令,派无人机,然后把画面接到电脑上。整个过程很快,应该是早就计划好了的。田煌坦言那群人里面有他的人手,肯定也有林槐的。就连柴知乐也凑热闹说她的人也在里面。

    林槐率先通过无人机向人群喊话:

    “哈喽,大家好啊,哈哈。”

    听到无人机在喊话,不少人觉得挺新鲜,但无人机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了,便也有很多人一脸不爽的直言说:

    “谁啊你,在哪,他妈别装神弄鬼的。”

    “鄙人林槐啦。”林槐道。

    外面人多口杂,最后大家定了一个看起来社会地位比较高的男人替他们进行发言。

    男人戴个眼镜,姑且叫他眼镜男。

    眼镜男说:“你就是那个给我们打电话发邮件,想尽各种方法联系我们,把我们聚集到这来的人?”

    “是啦,是鄙人啦。”

    “你倒是出来啊。”

    “不着急啦,丑媳妇最后都要见公婆的嘛,急什么急啦。你们这些人里面齁,有想法跟我不一样的啦,这种人肯定不能见啦。”

    “……你哪里人啊。”

    眼镜男问这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都有些嫌弃。满胜胜他们跟着幸灾乐祸的笑了几声。

    林槐的语气一直很随和,幽默:

    “矮油,不要调侃我的普通话,我跟你说齁,普通话说得好,但是没有钱赚也没用的啦,变成了怪物,没有命花也是没用的啦。跟着我的思路走嚯,普通话学不好,但是命和钱都能赚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