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体灵大陆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如萱失身

第一百八十八章 如萱失身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最快更新体灵大陆 !

    端曹也哈哈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我就乱动,你能怎么样。()..♠”星菲和古湘玉此时也是回过神来了,“扑哧,扑哧!”的大声笑着。

    而如萱则是无地自容,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面去。

    “你们尽情的笑吧!我不理你们了。”如萱干脆撇了撇嘴,有些不满的说道。

    “好了,我们不笑你了,我们入睡了,晚安,妻子们!”端曹打了个哈哈,忽然,天花板上的月光石暗了下来,这是因为时间到了,这个月光石是有特异功能的,到了一定的时间之后,它会自动亮起来或者黯然。

    这件石室,不管是在晚上还是早晨,都是看不见阳光的,唯一的通风口也建在隐蔽的地方,没有阳光照进。

    室内陷入一片黑暗当中,端曹的大手直接用上了如萱,伸进衣服里内,大刺刺的羞辱着如萱。

    端曹的嘴唇吻上了如萱的红唇,四片红唇相交,两道明亮的眼眸在这一刻相互对视着,如萱能够感觉到峰挺上不断传来的摩擦感觉,口中便想着吐出那句“嘤咛”之声,不过,她硬是把那这声音憋住了,而且,在加上嘴唇一直被端曹吻着,所以,根本吐不出这句声音。

    而几女则是没有什么感觉似得,似乎是商量好了一样,都不作声,好像都成了空气。

    如萱则被端曹不断的羞辱着,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以后很有可能不会出现这个机会了,因为如萱可以有着太多太多的理由来拒绝了。

    这是如萱难忘的一夜,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相拥着过夜,虽然还不是他真正的女人,但想起来,虽然现在不是,但并不代表着以后也不是,毕竟,ri久生情!

    咳咳!关于端曹怎样羞辱的如萱,这个方面关系到了那个方面上的事,我们暂且不提。

    有诗为证:端曹端曹真邪恶,羞辱一夜月女神。

    ……

    一夜无话,翌ri早晨。

    清寒的空气夹杂着清冷的寒风,在这天上中荡漾了起来,清晨,正是一天当中的最好时间。()

    天山顶峰,某个地下室的某个包间,端曹的大手拥着如萱的头,脚缠着如萱的脚,全身一丝不挂,包括如萱,也是如此。

    端曹身下的那个狰狞东西不断的甩来甩去,如萱不知何时睁开了朦胧的眼睛,入目,是端曹那清秀的脸庞,待发现自己身无一缕衣物的时候,连忙动了起来,而这动了起来,自然是碰到了端曹,端曹自然也是被碰醒了。

    因为体灵师在睡觉的时候都有着一股直觉,不会完全进入睡觉状态,一旦有人触碰了他,那么,他就会醒过来,这也是体灵师身上的一种预jing形式。

    端曹睁开了眼睛,入目处,正好看见如萱想要挣开自己的怀抱,大手直接用力,用力抱紧了如萱,而这样一顺势,想要挣开的如萱直接撞到了端曹的怀抱里,胸前的峰挺被端曹挤压的而有所变形。

    感受这胸前那绵绵的感觉,端曹脸se毫无变化,显得镇定自若,道:“你放心,我没有对你做那个。”

    “我不信。”如萱倔强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要早点离开我,哼!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在睡一下,现在还很早。”端曹无赖的说道。

    “你说什么?”如萱皱起了眉头,眉头上有着一丝不耐之意,这端曹也太太……邪恶了吧!

    “宝贝,别在说了,我们在睡一会儿。”端曹直接抱着如萱,重新躺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同时,扭头朝其她几女的方向看去,几女还正在睡觉当中,端曹心头大定,临睡前不忘提醒如萱道:“你别想挣开,等我醒来了再说。”

    说完,又呼呼的大睡了起来,端曹实在是太疲倦了,在天山之行,他实在是太太疲倦了。

    看着闭上了眼睛的端曹,如萱以为端曹这是假睡,感受着胸前那被挤压而出现的微微痛感,不禁皱了皱眉头。

    待痛感实在是太难受的时候,如萱才忍不住说道:“端曹,你挤痛我了。”看见端曹仍旧是毫无反应,如萱的眉头上不禁有了一丝怒气,端曹,这也太无以伦比了吧!

    自己都低声说了起来,竟然还不理自己,忽然,端曹“呼噜”的一声响了起来。

    如萱听见,醒悟过来,端曹这是真正睡觉了啊!可是,胸前的那种无以伦比的疼痛感却阵阵传来,如萱小声在端曹耳边语道:“端曹,快点醒来啊!要不来我真的要挣扎了。”端曹依旧毫无醒转之se,如萱终于忍不住了,刚要挣扎。

    身子前倾,忽然,如萱感觉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挺进了她的臀沟处,原来,是端曹那高高昂起的狰狞被她夹在臀沟处,这是因为如萱向前倾的原因,顿时,如萱放心大急,心里暗自懊悔,暗道自己不应该鲁莽行事,看,现在自己就陷入了进退不是的地步上了。

    如果进,不用端曹动手,她就真正成为了端曹的女人了,而且,这还不是端曹做的,而是如萱做的,这要是说出去,如萱肯定是会非常非常不好意思的。

    而退的话,能退到哪里呢?所以说,如萱陷入了进退不是的地步上了。

    这种暧昧的姿势让两人的私密之处,紧贴在一起。如果端曹现在是醒着的,不知会有何感想,肯定是暗自高兴吧!

    如萱正是芳心大急之时,脑子几乎空白,想到的地方自然也是不多。

    明知道自己应该谨慎行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的她,又怎么能够谨慎呢?此时她的脑子都已经接近空白了,毕竟,在急字当头,有谁能够顾得上思考呢?

    此时的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离开,但是,她又不想叫醒端曹,因为叫醒了端曹之后,端曹说不定会少不了几句冷嘲热讽,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所以,她是不会去碰壁的。

    而她便马上行动了起来,尽力使自己脱离端曹的怀抱,但是,端曹的大手是一直抱着她的,本是想要离开端曹怀抱的她,不知是端曹无意之举还是什么的,端曹的大手竟然用力的抱紧了她,使如萱更加的贴近了她的怀抱。

    而这样一来,端曹那狰狞就向前进了一步,被端曹的力量将自己的身子往前挺去,但那高昂的狰狞也因为这么一动,而逐渐地贴上如萱两腿间那幽宁狭窄的甬道。

    如萱的芳心再次暗急,不知所措。

    几乎已经顶到了甬道的入口处。

    如萱顷刻间慌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两腿间那硬邦邦的异物的感受更让她不知所措,她甚至感觉到自己在这一刻似乎全面崩溃了。

    越是在这紧张时刻的她,她越是会陷入糟糕的情面当中,现在的她,心里面,有的只是一个想法:快点离开。

    而这样一来,如萱就再次挣扎了一些,而这样一来,端曹用不禁抱紧了力,好像要把如萱融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去,此时的地步已经陷入了不可言语的地步了,端曹那搞搞昂起的狰狞已经深入了进去,如萱已经被端曹彻底的占有了,如萱眼睛迷茫,眼神黯然,看着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少年,充满感叹。

    端曹也察觉起了下体的异动,彻底回醒过来,看见自己已经和如萱做了那个了,眼睛复杂的望向如萱,如萱露出一抹微笑,忍着下体不断传来的异痛,苦笑道:“对不起,端曹,我……”

    “别说了,我没有想到你对我的爱竟然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不过,你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出乎了意料了,你别说话了,我会尽力满足你的。”只见端曹那感激鼻涕,以为这是如萱的所作所为。

    如萱想要说法,却是什么都说不出,这都是yin差阳错造成的。

    “唔……”如萱的娇躯骤然紧绷,美眸在刹那间瞪圆,宛若受到了一股足以摧毁她神智的神魂攻击,一瞬间失去了身体的主动权,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却被巨大的幸福和满足笼罩。她闭上了双眼,享受着这期待已久的醉人一刻,胸腔内传出剧烈的跳动声,如战鼓般强劲有力。端曹温柔地轻吻着她,大手覆盖在那胸前的丰挺上,轻轻地把玩揉捏,将那jing致的玉珠纳入掌心,感受着那丰挺中传来的惊人弹xing和火一般的炙热。如萱喘息的更加厉害,胸前有一阵微微的刺痛,那是端曹手上的厚茧在摩擦她鲜嫩的肌肤。那微微的刺痛非但没让她感觉到任何不适,反而还刺激了她的神经和灵魂,让她觉得非常舒服。在天花板那月光石的照耀下,如萱jing致的身体泛着如瓷器般优美的光泽。

    床单渐渐打湿,如萱整个人已经没有了自主思考的能力,口中无意识地呢喃轻哼,娇躯扭动,发出及其yin荡的声音,浑身上下的肌肤泛着异样的红光。端曹跨马提枪,开始冲锋陷阵。动作温柔的一塌糊涂。整个石室,似乎被一股意笼罩,让枯木逢,花枝结蕾……

    有诗为证:本是赌约陪一夜,哪知陪夜失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