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操心婚姻

第四百一十九章 操心婚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com,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看了又看,精神天眼全开,没有看出什么异常。父母太正常了,普通而平凡。。。他释然,这段时间各种乱子都出来了,让他想的有些多。

    他告诉父母,以后在外面不要那样称呼方雨竹,那是一个超绝世,身份来头大的很难讲清楚。

    王母点头,道:“我懂,在外面,肯定不说超凡者的事。但是,她人真的很好啊,我们两人聊了一晚上,特别投机。”

    “咱们家有什么传家宝,我怎么不知道。”王煊估摸着,方雨竹也是哭笑不得,才收下礼物。

    王妈白了他一眼,道:“你忘了?我的镯子,最喜欢的那件,多漂亮,黑玉带满天繁星,从未有过的稀世宝玉。”

    “那不是你们捡的地摊货吗?”王煊狐疑。

    他记得,在他十几岁时,父母和以往一样,给了他一个星期的生活费,让他自己上下学,然后他们两人就愉快地去旅行了。

    回来后,他妈高兴的不得了,说是在一个偏远的小镇的地摊上淘到一件宝贝,以后留着传家用。

    当时王煊看了一眼,就立刻知道他妈让人给骗了,哪有黑玉上布满晶莹白点的玉石,一看就是玻璃注胶的工艺品,也就看着漂亮而已。

    偏偏他爸还昧着良心说,王妈眼神太好了,居然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发现这件宝贝。当时,王煊都不想多说话了,秀恩爱到儿子面前来了,也没谁了!

    他有些难为情,送一位超绝世假货,他没在现场都替两人脸红。

    “儿子,你那是什么眼神?人家方雨竹都说了,非常好看,说是像深邃的宇宙,点缀着漫天繁星,很美,直接戴在了手腕上。”

    “等会儿,她戴上了?”王煊太意外了,而后又叹气,人家那是会做人,不愿现场尴尬。

    “当然,我们两个聊的投机,送她一件礼物,她为什么不戴?这叫人情练达,你别修行到不食人间烟火,人情往来都忘掉。”王妈数落他。

    “超凡的世道有点乱,不知道悟空大师说的话准不准。”王煊的爸爸开口。

    “反正如果真有意外,我得把镯子拿回来,当时我可是笑着和她说了,这是家传至宝!”王妈说道。

    “咱不说这个了。”王煊觉得,总提一个破镯子……太丢人,他在自己的福地碎片中翻找。

    最终,他选了一条晶莹的手链和一个紫色的手镯,这可都是异宝,塞在他妈手里,以后不用纠结了,这才是真正的神物,可以防身,可以传家。

    “样子货,看着光亮而已,没我那件好,云泥之别!”王妈的这种评价,让王煊想吐血,有可比性吗?这是神话物品,而且是稀有的异宝。

    “确实,远不如那布满晶莹白色光点的黑镯子。”他父亲也点头。

    “不喜欢的话就放家里,别扔就行,这是超凡之物!”王煊觉得心累,但还是要讲清楚,不然的话,他妈真有可能随手就送给隔壁邻居。

    “另外,您也别说方雨竹了,我在新星认识一个姑娘,是我的大学同学,名字叫赵清菡……”王煊简要地说了一些情况。

    他得纠正,不然他父母总是提超绝世的话,真不合适,他怕会引起别人注意,以后会出事儿。

    “你大学谈的女朋友不是叫凌薇吗?哦,对了,你们后来分手了。”

    王煊真想赶紧送他们去车站,有这样当妈的吗?扎心,扎儿子的刀。

    “你们到什么地步了?”他的父亲问道。

    王煊简单说了几句。

    “友情之上,恋人未满?这种状态,不怎么稳妥。不是都在说嘛,以后神话会枯竭,一切都会归于平凡。你想啊,财阀肯定会从星空深处回来,人家姑娘的身份,家世,高高在上摆在那里。到时候,你这个褪去神环、越来越虚弱、没有超凡手段、需要按时上班的普通小子,怎么去追人家,甚至都接近不了。”

    “您别那么物质好不好?”

    “我这是未雨绸缪,提前给你打预防针。这不仅是你们两人的事,还涉及到她的亲人,家族,身边的朋友,以及大环境,有强大的趋势之力推动,有时候不是以自身意志为转移的,超凡绝灭后,财团资本的力量将空前放大,你别将什么都想的那么好!”

    接着,王妈又补充,道:“当然,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都是乱操心。”

    “那您还是别随口说了!”王煊觉得,今天一个劲儿地挨刀子了,还是盼着他们赶紧回家去吧。

    “其实我听你那么说,倒也觉得那姑娘不错,当妈的肯定支持你,去追到手!”

    “您到底支持哪边啊?”王煊揉太阳穴,不想和他们谈这个问题了。

    “你傻啊,你一个都没追上,肯定都追啊!”王母理所当然地说道。

    “在古代其实这些都不是什么事,不过时代确实不同了。”他父亲也这样说道。

    王煊被唬得一愣一愣,别家父母都怕孩子误入歧途,怎么他老娘给他灌输与如今不符的价值观?

    他总算将两人送走了,看着他们上车。

    然后,他又忍不住以精神天眼观看,一切都再正常不过,显然,他那些念头都太荒谬了,明显想多了。

    “昨夜,那一对男女有什么来历,在方雨竹、张道岭、妍妍等人离开后,旧土还能有这么强大的人吗?”

    尤其是,能这样走在一起的一对至强者,望遍仙界,理应能够第一时间筛选出来才对。

    到了现在,他对大幕后的绝世强者也算有所了解了,即便没有见过,也听说过名字。

    “女性至强者不多,除却方雨竹,妍妍,凌乱仙,剩下的三四人,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从未见过,更无交集,不会救我才对。根本没有符合的人。”

    随后,王煊来到黄铭在安城的茶社,生意还真好,尤其当他来到三楼,还看到一些熟人,比如周青凰、顾明曦、曹清宇等。

    连魔四都在这里,看到他后,清秀的面孔上满是笑容,热络地打招呼。

    王煊很想告诉他,自己的精神深处并未居住着魔皇,他找错人了!

    “算了,顺其自然吧,真告诉他的话,说不定还得陪他打一架。”

    这地方俨然成为超凡者的一个聚点,都是神话人物,这一层几乎没有凡人。

    不久后,那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祁连道来了,妖祖的亲子,发誓想吞掉他自己的老子和他自己的主身。

    王煊心头一动,向他招手,请他喝茶。

    原本祁连道转身就想走,在他看来,王煊才是精神病,才是疯子,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在现世敢和郑绝世和恒均同时撕。

    他认为,也就是王疯子运气好而已,郑绝世莫名在死在仙界了,不然肯定早来收拾这个疯子了。

    最终,两人坐在一块,天南地北,上下五千年,从神话聊到人文科技,又谈到艺术品,以及古今审美的变化。

    总而言之,就是胡侃!

    两人什么都聊,自然提及了古代的名人等,连带着让周青凰、魔四、顾明曦都掺和了进来。

    王煊自然而然的提到特殊内景地,现在很多人都认为他初步踏足超凡就开启了内景地,只比有特殊内景地的人差一点。

    现在提及这些,那就相当正常了,不会引起什么忌讳。

    王煊想知道,历史上,那三个开了特殊内景地的人的一些细节,了解他们的过去!

    因为,他严重怀疑,昨夜那个恐怖影子的身份!

    “可惜了,那几人都过于悲惨,英年早逝,如今连他们当年的朋友都成长起来了,有些已经是位于一片大幕中的绝世强者!”

    当听到这里,王煊心头沉重,对那个影子越发的忌惮。

    没得选择,在这个时代,一切到头来,终究还是要靠自身去面对所有威胁!他暗自提醒自己,未来不可怕,只要自己变强的速度足够快,万法皆可破!

    不久后,王煊看到小白虎——圆脸少女,居然也在安城,并出现在谪仙茶斋三楼。

    “虎骗骗,你给我的留影水晶有问题!”王煊一眼盯上了她,在那水晶中,哪有什么完整的妖仙舞,纯粹蒙人。

    “水晶当面看清,离柜概不负责。”圆脸少女扬着下巴,一副赖账到底的样子。

    “你以为你是银行啊!”王煊瞪向她。

    “哼!”圆脸少女骄傲地撇嘴,甩给他一个后脑勺,不过最后她又慢慢转了回来,戏虐道:“半个月前,你不是和妖主一块去外太空了吗,没请她当面跳啊。”

    “小白虎,你闭嘴。”王煊还真心虚,这能乱说吗?

    不过,他看着圆脸少女,想到了一些事,在外太空中的异域空间中,小白虎是带着任务去的,还曾要找王煊合作帮忙。

    想到这件事,他心头剧震,又想到了昨夜那一男一女,感觉自己是不是要破案了?

    “过来喝茶,我请你。”他传音。

    “我自己又不是喝不起,别说这里的破茶,就是恒均家的第一仙茶树,妖主都曾带着我一起去采摘过!”她的圆脸上写满骄傲。

    “你说,妖主的父母曾经借道外太空异域毗邻的那片奇异的精神世界,想从仙界回来……”

    嗖的一声,小白虎过来了,将祁连道扒拉到一边,道:“让一让,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妖祖亲子心中诅咒,他真是没排面了,这头白虎……算了,她是妖主第一亲信,似乎比他这个妖祖次子的身份在妖族的地位更高。

    圆脸少女搬了把椅子,赶走祁连道,她自己坐过来了,盯着王煊问道:“你有发现?”

    “我看到一男一女,很强,但都是影子状态……”他简单说了一些,但不可能全部告诉她。

    “什么影子啊,我还以为你找到真正线索了呢。”小白虎不满。

    “那对影子,比当今的绝世高手只强不弱,而且,和现有的那些至强者的身份都不相符!”王煊严肃提醒。

    “那等妖主回来后,我告诉她。”圆脸少女懒洋洋地说道,慢悠悠地喝茶,不怎么着急。

    看到她这个样子,王煊觉得,有必要给她找点事情做!

    “你还记得鬼僧吗?”

    顿时,小白虎炸毛了,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她怎么可能忘记!

    “他在哪?!”

    当初,在内景地时,鬼僧看到妖主妍妍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可看到小白虎落单后,他便神勇无匹,冲上去就捶,将小白虎打的非常凄惨,险些捶爆,最后更是差点将她直接拖走。

    “他在平城呢,法号悟空。”王煊吹了吹热茶,这才好整以暇地告知。

    “嗷,我找他去算账,啊啊啊,我和他没完!”圆脸白虎转身就跑了,这叫一个速度,虎虎生风,瞬间没影。

    当日,平城外,白虎战神僧,动静很大,但最终白虎不敌,跑了。

    鬼僧却也不敢真个追杀她,惹不起她背后的妖主,甚至想化解旧怨。

    “施主,前段时间,有强者联袂登门找过老僧,问起过妖主的点滴,甚是关心,还曾询问,妖主在仙界过的可好,是否有过喜欢的男子,很是古怪……”

    “你在说什么鬼话?!”白虎这次出气不成又被揍了一顿,原本气的不行,但是现在闻言后,还是又跑回来了。